在温哥华的冬季,说一说雪山上的滑雪菜鸟和勇士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星河:今年冬季,和过去几年不同,大温市区至今无雪。为了看雪,更多人在圣诞新年假期跑到几大雪山上,和最像冬天的冬天亲密接触。位于北温的Grouse Mountain(松鸡山)感觉最热闹,节日活动繁多,圣诞老人、圣诞驯鹿、雪中灯饰、雪山滑冰、滑雪橇、雪地健行等等。

unnamed.jpg

  不过在此文中,笔者更想说的是那些滑雪菜鸟和勇士,一到冬季,大温极其周边的松鸡山Grouse Mountain、赛普里斯山Cypress Mountain、西摩山Mount Seymour、惠斯勒黑梳山Whistler Blackcomb、太阳峰滑雪度假村Sun Peaks Resort、大白山滑雪度假村Big White Ski Resort,都可以频频看到他们或笨拙或矫健的身影。

  对酷爱滑雪者来说,冬天不让他们碰滑板,在雪山上一展身手,简直如同酷爱打麻将者,对着麻将只看不摸,心痒难耐。孩他爸就是其中之一,上个雪季滑雪时有一次玩得太疯,天黑再次上了黑道,不料摔了一跤膝盖受伤,回家时一瘸一拐,随后看医生、拍片、治疗数月。

  这一雪季快到时,他好了伤疤忘了疼,急切盼望下雪,几乎天天查看滑雪场官网的雪情汇报。圣诞前特意休假一周去滑雪,赶上下雨也去,只有风暴肆虐那天,滑雪场关门他才罢休。有一天坚持在大雨如注、浓雾弥漫中滑雪,据称当时雪场估计只有几十个人,整个雪山彻底成他们的了。

image3.JPG

image2.JPG

  当然也有阳光灿烂、风景绝美之时,这正是滑雪勇士们酷爱滑雪的原因吧。看着孩他爸拍摄下来的雪山雪松、山下的大海、滑道上矫健的滑雪者身影,笔者立即心生羡慕。羡慕归羡慕,恐高又害怕速度的我,只有到雪山上看看的份,还是不敢在温哥华尝试滑雪。

  笔者唯一一次滑雪是在国内,初学者的雪道坡度就已经让我恐惧,一边大声喊叫一边跌跌撞撞往下滑,其实就是摔。摔到最下面惊魂未定之时,又被紧接着下来的滑雪者狠狠撞了一下,结局是我被朋友赶紧拉拽到安全处,流着眼泪告别滑雪。

6.jpg

  所以那些温哥华的滑雪者,无论他们是菜鸟还是高手,其实在我心中都是勇士。身边一位华人妈妈,为了陪伴刚刚学会滑雪的年幼儿子,一起体验滑雪的快乐和磨练,自己也在雪山上苦练滑雪,在雪坡上摔了一跤又一跤,爬起来再接着不停练习。老胳膊老腿摔跤可不比身体灵活的小孩子摔跤,但也没让这位妈妈吓倒,苦练之后终于有了可喜进步。笔者只能献上一个词“佩服”,感叹母爱伟大。

  另一位中年华人女性,也是想和家人一起滑雪,挺有运动细胞的老公、女儿、儿子很快学会,离开初级滑道,到中级、甚至高级道上滑。她在家人的善意嘲笑中,自己留在初级道一次又一次练习,在滑雪高手朋友的指点下,认真琢磨滑雪技术要点、摔出经验教训。经过勤学苦练,菜鸟渐渐可以和家里人一起上了中级滑道。越滑越上瘾,一个雪季几乎每周都去滑一、两次雪,她白天上班、忙家事,晚上就去滑夜场,简直成了滑雪痴迷者,逢人就讲述滑雪乐趣,鼓励别人学滑雪。

5.jpg

  还有一位女性华人移民,也是在温哥华学会的滑雪。最初她被身边朋友带到雪山上,强行给报名参加滑雪培训班,连上了好几节课,胆怯的她却一步都不敢滑。最后一节课,估计老师对这位固执的学生忍无可忍,把她从雪坡上直接推了下去。结果这一推,倒把她的胆怯心一下子推没了,发现滑雪原来没有那么可怕。随后如获神助,她进步极快,一次次练习后,从初级道很快滑到高级道。当她带领着最初鼓励她学滑雪的朋友上了黑道之后,朋友已经对她非常敬佩。

  滑雪和很多其他运动一样,难免不让人摔倒受伤,身边几个滑雪勇士都有腿部受伤经历,一瘸一拐好久。除了受伤还有糗事经历,一位女性朋友滑着滑着雪突然非常害怕陡峭的山坡,死活不敢往下滑,最后只好把雪板和雪棍交给其他滑雪的家人拿下山,自己居然坐在地上,就那样挥舞着胳膊腿,哇哇哭叫着滑下去了。

image3.JPG

  毫无疑问,受伤是疼痛的,出糗也是令人害怕难堪的,不过滑雪带来的乐趣在他们心中仍然丝毫不减。事情过后,所有经历通通成为谈笑中的故事,他们又重振旗鼓,似乎忘记当初的伤痛和眼泪,接着向雪山进发了。这些真让笔者佩服,难道为了真切体验滑雪的魔力、雪山的美丽,我也需要再次勇敢尝试滑雪么?

星河:用文字纪录经历感悟,释放喜怒哀乐。写子女写另一半,写故乡的家人和自己的想念,也写在异乡的期望与坚守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