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是独立发展起来的?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刘云枫

  2012年,我们在内蒙古搞研究。因为工作关系,和内蒙古考古所长一起共事。他是蒙古族,提到中国文化的发源,他有话说。

  他说:早先,说黄河是中国文化的摇篮;随着越来越多的考古成果的不断涌现,发现这一论断是站不住的,长江也是中国文化的摇篮之一。于是,说法变了,说黄河和长江流域是华夏文明的两个源头。

  可是,在我看来,这也是不对的。因为,还有一个源头,那就是草原民族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比如车轮、小麦、青铜冶炼、玉石采集和雕刻,还有蒸馏酒,都是经由草原民族,从两河流域和欧洲引入长城以内的。

  他这一番话,当然是对在中国文化中忽视了蒙古以及其他草原民族贡献的反动,但是,他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

  迄今为止,没有一个文明是独立发展起来的,尤其是欧亚大陆。早在有文字之前,人类祖先的脚步,已经把欧亚大陆的每一个角落都丈量过了。

  但是,中国的历史教育,依然在高唱中国文明独立发展的论调。

  现代分子遗传学已经证明:全人类都有一个共同的祖先。今天的所有人,都是大约15万年前,一个非洲母亲的后代。西方研究者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露西,露西也就是当今人类共同的夏娃。

  这已经是常识了。

  除了分子生物学之例证,只谈文化,中华文明早期的很多成果,也不是原创的,而是外来的。

  比如,历法——十二个月、十二个时辰等,和苏美尔之计时,几同。是老祖先自己发明的吗?为什么如此相似呢?难以解释吧。

  青铜冶炼以及铸造,也被证明是经由新疆阿尔泰山,逐步传入中原的;这都是中国文化萌芽时期发生的。

  不得不提的是,与中原青铜器风格迥异的三星堆文化。

  三星堆之青铜器,现有的历史观是无法解释的。

image.png

  第一,器型;青铜冶炼、铸造是一种技术,至于如何使用这种技术,则必然与其信仰、文化有关。农民铸犁,武士铸剑,以农业为主的,一定以农具为主、为先;游牧民必然以马具为主。商民十分迷信,“国之大事,唯祀与戎”,所以,商代青铜器多是礼器、酒器、乐器,且,在青铜器上镌刻铭文,以记录祭祀活动。

  然而,三星堆青铜器最著名的纵目,以及更多的人面青铜器,与商代青铜器根本不搭界。现今出土的商代青铜器,数以万计,然而,没有一件是人面的;再有,三星堆青铜器夸张的造型、狂野奔放的线条,也是商代青铜器,从没有过的。如果,三星堆是商王朝之余波,则在器型上,完全没有交集是难以想象的。

  三星堆人,不吃饭吗?怎么不造几个铜鼎呢?不喝酒吗?怎么不来几个爵?他们不奏乐吗?怎么不弄一套编钟呢?商代青铜器最大宗的类别,三星堆一件也没有?难道三星堆只是学习了商民的青铜技术,也奉行“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原则,以商的青铜技术表达三星堆独特的文化。至于商的偏好和审美,则一概弃之不顾!这样的解释,是难以令人信服地。

  第二,黄金面罩和金杖;在三星堆出土了大量的黄金面罩,还有一个黄金权杖。中原文化,向来以鼎和玉,作为权力的象征。商代古墓葬中,从来没有出土过黄金,也没有出土过黄金为材质的文物。反倒是,古埃及法老为了永生,经常制作人形黄金面具,权杖也是法老权力的主要象征。或言之,三星堆和古埃及,好像有点瓜葛。

  对三星堆文化与中原文化之巨大反差,中国学界视而不见,一口认定三星堆和商代是一个历史时期的,且是商晚期青铜器之余脉。不如此,中国文化是独立发展起来的“文化自信”,就站不住了。

  今天的中国人为高铁而骄傲,还宣称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实际上,“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就是一个笑话。别说铁路不是你发明的,与铁路相关的几乎所有技术,都是外来的。从早期的蒸汽机、内燃机,到今天的电力机车,发明者都是外国人。当然,这些发明都过了专利保护期,可以免费使用,不交钱了,可是,发明的功劳,还是应该记在原创者名下,而不是说什么“完全自主知识产权”。

  追究起来,连最基本的轮子,也是舶来品。轮子对于人类社会的进步,是无论如何评价都不为过的。没有轮子,就没有车;没有车,就没有大规模的货物运输和人员交流,就没有商业社会的繁荣。没有轮子,就没有风车,没有磨坊,也就没有现代工厂。前现代之纺车,瓷器拉坯之转盘,也离不开轮子。这就是说,没有轮子,就没有中国瓷器和丝绸,在世界上大放异彩。没有轮子转,靠手拨动的话,多少手筋也都断了!

  如果说“拥有完全知识产权”,那请问,“轮子是你发明的吗?”在人类已经成为一个“地球村”和21世纪的今天,自诩“拥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乃无知无畏之言。

  还有,小麦种植和加工,也是经由丝绸之路,从西域传入中原。不妨看看古文献,中国人所说的五谷杂粮,是没小麦的。或言之,贵为孔圣人,也没吃过白面。因为,那时中国就没小麦。

  大航海之后,玉米辣椒西红柿土豆红薯乃至烟草、鸦片等大规模地进入中国市场,给中国人的餐桌带来了更丰富的选择,不止如此,自东汉时期,佛教就作为外来精神产品,进入中国人的思想领域。

  因此,断言中华文明独立发展起来的,不是井底之蛙,就是夜郎自大。

  不是今天,也不是明清时代,而是在人类的早期,中国就是世界的一部分,是作为地球的一员,才成长起来的。

  鼓吹“中华文明是独立发展起来的”那些人,无非是强调中国文化的独特性,也就是适合于外国的,不适合中国。外国人要民主,我们不能要;我们要民主,中国就乱了。至于物质的,不会改变中国人思想的,他们已经不排斥了。

308
  • 最新评论:
  • 游客

    自从基因考古学揭示全人类都是7万年前从非洲走出来的,北京共匪就不好意思再把山顶洞人和周口店人与中国人扯上关系了。但他们不纠错,只是闭口不提了。

  • 游客

    他说的是事实吗?你说的是事实吗?何必指商骂槐!

  • 游客

    作者不像是考古学者,倒挺像民运。

  • 游客

    天朝人不敬神,但是却崇拜历史。而历史背后是一套历史观。中华文明西来说,本来是个学术问题,有一份证据说一份话。可是北京共匪不一样,他们不管证据,他们要的是保护那一套历史观不被颠覆。

  • 游客

    弯子转的够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