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蠢到你哭”,温哥华却接纳了我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饶恕

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圣经∙ 哥林多后书》 12章9节

  我又蠢又懒。这是真话,很多朋友根本不相信,可能因为我长了张聪明面孔。

  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学习英文,到30多岁来加拿大时仍然一句说不出来。不是当时偷懒不学,就是学了没会。懒,或笨,或又懒又笨。

  我抄写数字一定会抄错,所以算术差到没办法说。因为算术差,又导致物理、化学分数都很令我难堪,准确地说是令阿拉爷娘(上海话,爸妈的意思)很难堪——他们一个工科,一个理科,是非常优秀的理工专业人士。

  文科呢?我连高考时都放弃需要背诵的分数,因为实在背不出。我没有考上像样的大学。

  阿拉娘(上海话,我妈)从我三岁大概就知道我懒了;

  而阿拉爷(上海话,我爸),则清楚地告诉过我:在很多方面我都很像白痴。

  我的发小们也一样知道我间歇性智商欠费。

  可是最近几年因为妹妹生得一个超前儿童,而他的认知能力和情绪行为能力都与我儿时非常相似,所以作了外婆的阿拉娘现在回忆起来,就一直十分怀疑她曾经拥有一个天才女儿,埋没了。

  懒是可以改的,智商就不好办了。还好在二十多岁时,我喜欢的日本作家渡边淳一(1998)说了句安慰我的话:愚蠢也是一种能力。看完这句话,我从此整个人生的感觉都好多了。

  我又在三十多岁时读了使徒保罗写下的这句话——他对我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圣经∙ 哥林多後書》 12章9节)我就此开始以“蠢”为安了。

  上帝肯接纳我,我得以与祂和好,也与自己和好。感恩,我也从此安心居住在一个肯接纳我的愚笨力的城市。

  带伤考试,老师被我蠢得“越界”了!

Capture.PNG

  刚开始学英文的时期,学期结业考试那日的早上我做了个不大不小的手术。手术完,我直冲学校。因为要驾车,所以我没有服止痛药。考完之后告诉老师这件事。

  老师听了简直就快气疯了!她嗓门都高了:“Helen,你不知道你可以请假的么?”

  我说:“可是考试怎么办啊?”

  老师估计被我蠢得很想哭:“根据你的平时作业分数,我完全可以让你免考过关,但前提是你要让我知道啊!!你为什么不说呢?我可以帮你的。就算我不能帮你,学生的状况让老师知道一下也是应该吧?你那样忍痛来考试,万一出意外,会影响大家考试的。”

  当时只觉得脑子只有一种嗡嗡声:本来可以免考,可以免……唉!

  但是阿拉娘说戆人有戆福。后来这老师对我特别关照。有一次我的车停错地方被拖走,她竟然“越界”帮我打电话,载我去领车的地方,替没带钱的我垫付了钱把车领出来。而这一切都不是她的工作职责。估计她是觉得凭我的智商,又不会英文,会把自己弄死在大街上的。

  换轮胎,我蠢得让儿子有点担心了。

Capture.PNG

  刚出门没多久,就发现轮胎瘪了。奔回家,我把当时12岁的儿子叫出来帮忙。

  我靠猜,把千斤顶顶好。然后开始卸轮胎,主要靠用脚踢、踩、踹那只可怜的扳手来完成的。终于把备胎装上之后,我用力踢了轮子一下,却被橡皮轮胎弹回来,没心理准备,坐了个屁股墩。儿子诧异地拉我起来,问:“你为什么踢轮子啊?”我想都没想,说:“我想检查一下装牢了没有。”儿子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是这样检查的么?”我抬头看着儿子笑了,被自己蠢得笑。儿子被我蠢得……面部表情相当复杂,我看不明白。

  后来发现我有道路援助的保险,朋友告诉我正确处理方式是:停车、打电话、等人来换胎。呃。

  我蠢到你感动?

Capture.PNG

(图片系作者所摄真实场景)

  工会8:15开会,头天晚上天调好闹钟,7:00 am。第二天醒來一看6:15 am,早呢。繼續睡。再醒來,8:30 am!原来忘记设日期,新手机。这种事发生一次叫意外,发生很多次叫做时间管理能力不够。简单说,蠢。

  GPS輸入地址,Port Coquitlam,开车冲出门。結果我到了Surrey。再开回來,又上錯桥了。已经9:15了。如果是别人,此时应该是会放弃了,反正下次再去也一样——这是聪明人的做法。

  放弃?No,那不是我的蠢笨风格。再绕回來。9:45,终于找到了。

  签到处的女子很妙。她问我知不知道:迟到早退都不能注册,我说不知道。她告诉我得九月再来了。我说“好啊下次再来”,然后大喇喇跟她说“我不小心开到Surrey去了噗哈哈”。她一边说“你得九月份再來了,我们议程过半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一边就帮我去主席台问了一个人。

  最后她举手中止会议,说“这位年轻女子迟到了,我们应该让她九月再來,还是让她今天注册?”众目睽睽,我有点后悔了,但是没有药。再迟钝也会感觉丢脸的。

  当时我笑嘻嘻一脸傻样看向主席台,其实心里跟上帝说:祢看我干的蠢事。主席台上站着说话的人指着他右手边的另一人,对我说:“年轻人,让这位先生带你到门外注册吧。”签到处的女子激动地对我说:“你真的好运,这种事情我从来就没见过。”大约主席团被我强大的愚蠢力打动了。或者,是因为上帝怜悯我了。

  戆到差点变诈骗犯!

  前些年头一次上网交垃圾费。

  我不知道是银行的网站的问题还是我的电脑问题,结果就是我缴了$3205.00,而非应缴的 $32.50。我急得连忙跟银行撤回,然后银行网站和柜台人员都跟我说没办法撤了。我只好硬着头皮去市政府讨回我的钱。

  根据我以前与政府要交道的经验,头皮一阵一阵发麻。没想到去市政府15分钟就搞定,办事员告诉我回家查账号,会看到钱汇到了。这下彻底放心了。

  我“放心”的结果就是忘记看账户了。三天后,儿子查到账上有两笔$3205.00,也就是$ 6410.00。原来银行还是退回了钱,市政府也退了钱。这时我慌了,很怕自己变成诈骗犯,幸得头脑清楚的朋友指点,连忙冲到市政府退款。市政府的会计也晕了,没见过如此蠢笨的人——手忙脚乱地将自己的银行账户进进出出当办家家玩。但是会计主任还是很好心地肯定了我的诚实。

  笨蛋靠上帝恩典活著。

  40岁之后的我居然英文流利。这是个神迹。

  我虽数理化生物科的分数不好,但是家里换个保险丝,修个小电器,选择洗衣液的酸碱度,烹饪时的化学反应,植物动物的养殖什么的事情,我比学理工科的好多人强。我只学了一点点知识,却够我用,阿拉爷娘再不用难堪。这是恩典!

  我18岁在中国高考时的招生比率是1:3.5。我没那个本事和运气考进;时隔20年,我在加拿大考大学,录取率1:5,我居然中了。加拿大教育系统更适合我们这样笨得各有千秋的人群。在加拿大以第二语言学完120个大学文科学分,是一种痛苦万状的经历,但是居然没有需要强记硬背的课程。这是上天怜悯!

  谢谢温哥华。

  在笨蛋的生活中有没有欺负我?有的。但是我的护卫天使多过攻击者,并且我可怜的大脑容量容不下那些糟心事,只好忽略不计。我在温哥华感受到的、记得的多是宽容、接纳、鼓励和帮助。

  加拿大社会系统给个体很好的支持,只要愿意努力,总会有人帮助你。加拿大的文化把《圣经》中饶恕、接纳、感恩、造就人、不论断等方面的内容延续得很好。连在口无遮拦的网络评论中也极少那种“为了……而战斗”的斗鸡型言论。比起其他国家城市,这里显得温情纯朴一些。

  很庆幸,这样的文化氛围,我有份传递。

  不过阿拉爷娘估计有时会觉得离我远点是件好事,不然看着我这蠢样子,太糟心。

  参考文章

  • 渡边淳一,1998,《反常识讲座》。

  • 《圣经∙ 哥林多后书》 12章9节

饶恕:多重性格的上海女人。有很多朋友,喜欢酒和香水。喜欢显摆自己,骄傲却不是很讨厌。笑点低,哭点高。智商低,情商也低。作为一名BC省的儿童与青少年教养咨询师,常年与孩子们为伍,为了他们一时欢一时愁。

8
  • 最新评论:
  • 游客

    物以类聚,所以你在温哥华很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