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温馨!在温哥华 我和那些小动物们的故事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双木子晴:童年时,无论是去祖母家还是外婆家,最高兴的事情莫过于跟乡间的小猫小狗玩,追逐着小鸡小鸭。到了启蒙年龄,随了家人到城里读书,住在公寓单位里,家里顶多养鹦鹉锦鲤,养猫狗都不太方便。

  后来移民温村,其中一个乐趣就是接触动物的机会比国内多了。移民初期,租住在温东一家印度人的一楼,住在二楼的屋主养了两只白色卷毛小狗,我晚饭过后会带那两只小狗到中央公园散步。

IMG_6450.JPG

  那两只小狗一被我牵出去就开心地唱着歌,扭着屁股,一见中央公园的松鼠,两眼发光地追着跑,连带我也被强行向前拖,都不知道是人遛狗还是狗溜人。来到温村的第一个生日是在中央公园野餐度过的,一边吃一边扔一些食物给松鼠,结果湖里的野鸭看到也陆陆续续跑上岸。

  我又分一些食物扔给野鸭,其他野鸭也纷纷从湖的另一边飞过来加入讨吃行列。温村无处不在的乌鸦看到也加入了,渐渐的,海鸥也有了。黑鸦鸦的一大堆围着公园的木桌四周,盛况空前,前所未见,第一次看到这情况的我也叹为观止了,可惜没有拍下,不知道现在中央公园的松鼠野鸭们现在如何了,是不是还经常向路人讨吃。

  后来我们收拾好桌子要走了,那些动物们还是一大群地跟着,一直跟到停车场,通常一扔食物过去,松鼠是优先要拿的,其次是野鸭与海鸥,乌鸦在那些动物中地位最低,其他动物一动手,它们就不敢伸嘴去吃。

  后来搬到本拿比的独立屋,邻居们养的猫经常跑到后院,其中一只黑白奶牛猫吃过我给她的半只鸡腿后,被我收买了,天天过来。这家伙智商还满高的,听到碗筷放置的声音就会从她主人院子的栏杆一直跨栏跳跃,跳到我家院子里,然后跑到二楼,敲厨房的门,把我家当成行宫,还赶走了其他猫,不许它们来我家后院,要独占我给的猫零食与爱抚,后来那猫的主人带了那猫拍摄动物杂志,它主人还把杂志寄来了。

  住本拿比的时候,还经常遇到两种动物,一是浣熊Raccoon,二是臭鼬。曾有一次,我把剩菜埋在玫瑰树下做肥料,被浣熊挖出吃光了,从此浣熊不断造访。有一天,还看到一共五只浣熊在后院玩,有些翻根斗,一个个肥嘟嘟的,想赶它们却又怕。听过人家说浣熊进了屋是很难赶跑的,所以不敢招惹它们。听说日本台湾还入口这种北美浣熊当宠物,这种东西有什么可爱的,干嘛要养它们?遇到臭鼬更要命,那味道染到衣服,久久不散的。

  再后来搬到兰里市住,可以接触的动物更多了。先说说邻居家的狗,那只母狗是边牧,名字叫苏菲,如果一般猫狗的智商是人类的三岁左右,那么边牧的智商可以去到人类的六岁,听说边牧在国内也挺贵的。

  正如邻居家的女儿所言,苏菲是一只很会社交的狗,四处串门,周围结交四方人类与动物。有一次开派对,它闻到了香味,跑了过来,垂涎欲滴地看着来客,包括它的主人在吃烤肉,我又心软给了一些吃的给它,派对之后连续几天它都天天过来想蹭吃的。

  有一次我在外面种果树,遇到一只黑猫在草地上,我猜应该是我邻居的,便过去摸摸它的脑袋,问它猫猫你要吃东西吗?它好像听懂了,跟了我到门口,在门外坐着,我找了以前为养猫而准备的不锈钢碗,放了肉食在里面喂它。

IMG_6598.JPG

  想来奇怪明明是邻居的猫,却好像很怕苏菲(那只边牧),从此长住我家门廊的木台下,不时看到它咬着一只兔子,把猎物带到木台下享用,晚上在门外喵喵叫召唤我去喂它,我去了COSTCO买了一箱罐头,每天喂它吃罐头。

IMG_6726.JPG

  渐渐地,它开始从在外面吃到了要走入屋子里吃,它有一点想强行自己认猫奴的味道,家人怕猫砂放在家里会有味道,想白天喂它,让它呆在室内,晚上则让它在外面,毕竟它不是我们的猫,也许它晚上会去原主人家。它也接受了这套模式,有时我干完活在门廊休息,它跳上栏杆凑到我身边,我仔细看了看,这黑猫是绿眼睛的,绿得像草地一样翠绿可爱。

  一直觉得猫是千娇百媚的尤物,大部分的猫一摸就咕噜咕噜地发出开心的声音,也包括这黑猫,我不知道它的原名,见它全身黑,就叫它COFFEE,因为很多咖啡是黑色。咖啡好像留恋我家多过它的主人家。

IMG_7190.JPG

  我家每个角落它都摸索过了,它睡觉就挑它比较喜欢的。例如隐闭一点的桌子下或窗台间,有时候一拉窗帘就看到它躲在里面,随着时间流逝,它愈发信任我们,有时就直接睡在椅子上的软垫上。邻居养了很多猫避鼠,所以对这只黑猫长期逗留我家也不闻不问。

  可惜我不应该让它晚上待在外面的,在一个晚上,它被郊狼吃了,郊狼过去吃过我那邻居至少九只猫,加上这只就是第十只了,咖啡死了之后,剩下了大量的罐头。这段时间苏菲天天跑过来,为了不浪费,我便把剩下的罐头喂它。

  突然有一天,苏菲的主人,也就是我的邻居跑上门来,问我苏菲的行踪,原来它失踪了一晚上,那天晚上邻居电邮来问我,但我没看到就没及时回复,他心急如焚就直接上门来了,原来苏菲怀孕了,它近日可能找生产的地方,他知道苏菲经常跑来我家,就过来问问。

IMG_7285.JPG

  我听了也吓了一跳,我跟邻居分头在附近找了找也没找到,但那邻居耳朵倒灵,他突然把食指放在嘴前,虚了一声,他说:“你听,苏菲就在你家木台下面。”他趴了在木台上,把耳朵贴到木台地面,我也学他,居然听到一些幼犬的叫声,我惊得合不拢嘴,苏菲结果在木台下生了小狗,它挑了我家做生产基地了。

  邻居很焦急,隔着木板说:“苏菲,我来了,不要害怕。”我们想办法弄它们母子出来,邻居想弄走木板,我二话不说答应了,还提供了工具,一打开就看到苏菲虚弱地趴在里面,身下一堆幼犬闭着眼睛叫着。

IMG_7334.JPG

  邻居把半个身子探入洞里,一一地把小狗掏出来,我给一个大纸箱,让他放置小狗们,那些幼犬身上还是湿的,愈看愈像老鼠。那天一共有九只小狗,只有一只已经死了,确认所有小狗都掏出了,邻居把苏菲也抱出,邻居的儿子也过来帮忙了,苏菲很疲倦地任人处置。

  邻居很抱歉,说会找天修理木台,我说不要紧了,快点把它们安置好,记得要带狗妈妈去做绝育手术,反正都生过一胎了,先照顾好小狗们再说吧。邻居父子道谢后,把放小狗们的箱子放在机车后面,抱大狗上车走了。

IMG_9837 - Copy.JPG

  邻居后来在电邮里说,苏菲回去后又生了四只小狗,也就是说生还的小狗有十二只了。过了一段时间,我过去看望苏菲,邻居很高兴地带我去看他们母子,苏菲躺在仓库的狗屋里喂着她的孩子们,邻居说明天帮我修理木台,我说木台修好了,他有点不好意思,我笑笑叫他别放在心上,顺便把咖啡的照片给他看,问是不是他的猫。

IMG_9866.JPG

  果然真的是他的猫,说起来咖啡真是苦命。咖啡是邻居的其中一个儿子的同学送过来的,咖啡被原主人遗弃后很忧郁,加上它很怕狗,包括苏菲,根本不习惯邻居的环境,它除了吃猫粮之外,就在四周乱逛,刚好遇到我,它挑中我做主人,希望我收留它,但我只是半收留的状态,没有留它过夜,以致它被狼吃了。

  邻居的老婆说如果这猫喜欢你家,你就保留它吧。我苦笑说它已经被狼吃了,邻居夫妇说以前狼也吃过他们很多猫。他们又说我可以随时来看望苏菲母子们,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会过去他们仓库看苏菲与它的小狗们。

IMG_9853.JPG

  那些小狗之中后来又死了一只,但大部分都健康成长,遇风就长,很快就变大只了。大部分的小狗像狗爸爸(另一个邻居的公狗),只有一只像苏菲,邻居的女儿想保留那只最像苏菲的小狗。苏菲过了坐月子的时期后,又每天过来我家继续蹭吃,我想到它要哺乳那么多小狗也用很多热量,也有意多喂它,之前专属咖啡的碗变成了苏菲的专用碗了,苏菲有时候吃完要向我撒娇一下,不想我太早关门,就把头枕了在门槛上,享受完按摩爱抚,玩一会儿再走。

  我去邻居家的仓库看望小狗们时,有时拍拍他们家的动物,仓库里有猪羊兔,还有很多猫,咖啡离开了之后,我一看到他们家的猫总会摸摸。我虽然喜欢动物,但很少做到善始善终,总有内疚的回忆,但我还是很高兴可以住在一个可以容易接触小动物们的国度。

双木子晴:我喜欢阅读写作,文字能使我喜悦,写东西时可以忘记一些不快乐,怀着小说作家的梦,现在开始进行小说创作,希望能尽快发表处女作,作品能成为影视IP就更棒了(又在做梦)。爱摄影,喜欢分享自认为好看的图片,爱旅行,也爱写游记以供他人旅行时参考,开始学画,希望有朝一日可以办画展。

一生爱猫,发愿有生之年在BC省内为弃猫成立一个基金,挽救省内无数可怜的喵星人。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