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再吐槽"不高兴选他做美联储主席"

华盛顿邮报+-

  美联储今年第三次加息后,特朗普频频抨击联储政策,本周二是第八次。

image.png

  美东时间11月27日周二,《华盛顿邮报》发布专访特朗普的内容,称特朗普将最近美股下跌和通用汽车计划关厂及裁员都归咎于美联储收紧货币,自称对一手挑选并提名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一点也不高兴”。

  特朗普说,加息等美联储的政策在伤害美国经济,但他坚称不担心经济衰退。

  “我在做交易(或指谈判协议 I'm doing deals),我没有得到美联储的配合。他们在犯错误,因为我有一种直觉,直觉有时告诉我的比其他人用脑子能告诉我的还多。”

  “到目前为止,我对我挑选Jay(鲍威尔)一点也不高兴,连一点都没有。我不是在指责任何人,可我就是在告诉你,我觉得美联储的所作所为大错特错。”

  自今年9月底美联储决定加息以来,特朗普已经多次对此表示不满,本周二是特朗普两个月来第八次点名批评美联储,上周二特朗普还呼吁美联储降息率。当时他说:“我希望看到美联储降低利率。我觉得这个利率太高了。我认为我们的美联储问题比其它问题大。我认为科技股存在一些问题。”

  巧的是,自2015年12月开启本轮货币政策紧缩周期以来,美联储已经加息八次,其中有五次都在前联储主席耶伦任内进行。今年上任后,鲍威尔面对特朗普的呼声并未改变渐进式加息的立场。

  美联储最近一次公布联储内部对未来利率的预期是在今年9月会后宣布加息时。当时公布的点阵图显示,联储维持此前的加息预期不变,多数联储官员仍预计,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分别合计加息四次、三次和一次。

  随着最近市场动荡加剧,一些分析人士已经开始怀疑美联储会改变仅两年的加息步调。有分析指出,市场似乎正在动用独特的力量,逼迫美联储尽早“投降”。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预计,明年联储只会加息两次。

  本月中旬鲍威尔等联储高官讲话被视为口风有变。最近还传出联储明年可能暂停加息的消息。

  本月14日和15日,鲍威尔在讲话中对美国经济整体持乐观态度,但暗示了2019年暂停加息的条件,即美国经济将面临三大阻力:全球需求放缓、财政刺激消退,以及加息对经济的滞后影响。

  也是在鲍威尔讲话那周,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Richard Clarida称,近三年的加息已令美联储的短期利率接近中性水平,这将成为未来考虑货币政策的一个关键因素,未来加息将取决于经济数据。

  同在那周,亚特兰大和明尼苏达联储主席也表示,海外经济活动降温敦促美国加息政策更为谨慎,海外形势愈发成为美国强劲经济的阻力。明年FOMC票委、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最近也强调:“我们现在处于需要特别依赖数据的时刻。”

  上周一华尔街见闻会员专享文章《小心,美联储口风突变》提到,摩根士丹利首席经济学家Chetan Ahya指出,美联储的口风上出现微妙变化,这些变化在于:

  更加强调要看数据,同时透露出在实现中性利率之后政策决定上会有一定灵活性。

  上周三,国际市场新闻社(MNI)消息称,美联储可能最早在明年春季停止加息周期。联储12月加息几乎已是毫无悬念,不过已经开始考虑至少暂停对货币政策的逐步紧缩,有关暂停紧缩的讨论将从明年3月份会议开始变得活跃起来,到明年6月肯定会更活跃。

  不过,摩根大通和高盛均预计,今年12月和明年美联储将共加息五次,即明年加四次。

  高盛经济学家指出,评估1994年以来的市场下跌发现,只有在其他金融环境指标也急剧恶化,或者经济增长跌破长期趋势水平的情况下,美联储才会转为宽松。他们称:“虽然信用债息差最近有所增扩,但增长仍远高于潜在水平。”

  美东时间本周三,鲍威尔将发表可能是他就任以来最重要的一次讲话。市场预期,他可能对未来加息采取谨慎态度,而不会明确表明,此前的加息路径预期会发生变化。

  Horizon Investments首席全球策略师Greg Vallierere认为,鲍威尔今秋犯了一个重大错误,他宣布“我们距离中立的联邦基金利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吓坏了市场,而这些市场并没有为这种强硬的声明做好准备。市场正在寻求美联储不会过快行动的保证。鲍威尔可能会在周三提供一些保证。

  而特朗普最近这次抨击可能让鲍威尔的讲话关注度又上了一个台阶。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