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里的红柿子挂满了枝头

拉法尔水疗+-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高飞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06.jpg

    记忆中的那些红柿子, 现在应该正是硕果累累的时候。 

    嫂子是一位艺术家,她拍的每一张照片都特别美, 从新疆的小吃街到江南的绿柳红桃, 一年四季, 艺术家的眼里总是能捕捉到那最美的一片天空。 前几天, 她经过商洛地区, 拍到几张路边的柿子树上, 结满了鲜红的柿子。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14.jpg

    那里的柿子,在记忆中一直是很特别的美味。 北方的冬天很漫长,七十年代初期, 当时的经济条件下,水果不多,在黄土高原上, 能够买到的只有苹果。 那个时候还没有上小学, 苹果都很酸。 哪一个小孩子喜欢酸的东西? 所以, 水果在那个时候本来就不受欢迎, 又很少见。 喜欢吃的是水果糖, 高粱饴, 上海的大白兔奶糖难得一见。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19.jpg

    有一次妈妈下班回到家, 高兴地说街上看到有国光苹果卖, 国光苹果很甜, 是灵宝产的, 我听了充满了好奇, 苹果会很甜吗? 等到妈妈买回来几个, 我尝了一口,还是觉得很酸,不好吃。可是, 爸爸妈妈都觉得那国光苹果很甜。 后来的记忆里, 妈妈上班的单位有的时候会发苹果, 每一个人发几斤, 都是国光苹果, 有的苹果上还带着树叶。 每一次我都满怀希望地去尝, 还是挺酸的,不喜欢吃。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23.jpg

    不吃水果, 对我们这些小朋友来说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虽然糖果也不多见,一般是亲戚朋友们串门的时候拿来做礼物, 或是逢年过节买一点,各种糖果总是能让我们这些小孩子欢天喜地。 但是对爸爸妈妈来说, 那些酸酸的国光苹果都是很珍贵的美味,妈妈每一次细嚼慢咽,她坐在窗前慢慢品尝苹果的样子, 直到现在还能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27.jpg

    后来, 水果慢慢多起来。 从初夏到深秋, 桃子,西瓜,香瓜, 大枣。各种水果也开始变甜了。 爸爸最喜欢的水果, 莫过于红灿灿的大柿子。 柿子树长在乡村的田野里, 每到深秋, 弯曲的老树枝条上只剩下几片枯黄的树叶,可是那枝头上, 总是挂满了星星点点的红柿子。小的时候爸爸经常带着我在田野里漫步, 有一年深秋, 迎着瑟瑟的秋风我们走在上村通往黄河岸边的田野土路上, 路两旁的麦田已经收割完毕, 一陇一陇的田埂上残留着干黄的麦茬。 不远处的田边有一棵老柿子树, 粗大的树干, 弯弯曲曲的枝条上, 挂着几个红红的柿子。 在黄河岸边光秃秃的麦田上, 只有这一棵老柿子树挺立在秋风中,鲜红的柿子衬托着蓝天,现在想起来, 很像一幅天地间大自然描绘出的油画。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31.jpg

    每一次柿子上市的时候, 爸爸都会买几个大大的红柿子回来, 高兴地说这是很好吃的“火金柿子”。 后来我读大学离开家, 每一年寒假, 回家过年的时候, 爸爸都会去买几个火金柿子。 那些柿子都比手掌还大, 掰开来, 里面透亮的鲜红色的果瓤, 还透着淡淡的香味。 过年的各种小吃里面, 就有柿饼。 据说卢氏县的柿饼很有名, 又大又厚, 吃进嘴里很绵软。当年爸爸的一位同事是从卢氏县来的, 过年的时候爸爸带着我到他家里去拜年, 就听他讲到那里的柿饼,核桃。 他是一位老先生, 每一天骑着单车在街上经过, 当时的经济条件虽然普遍都很艰苦, 他的一位女儿长期身体很不好,需要他常年照顾着,那一位老先生总是乐呵呵的, 有一天早晨我们在公园里晨练的时候看到他,他一个人坐在几棵大树下面, 脱掉鞋子,赤脚踩在黄土地上, 见到我们很高兴地说, 这样做就算是真正进入大自然了。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35.jpg

    离开了故土这么多年, 有的时候突然会想看一看当时那些熟悉的地方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有一次我在电脑上随意搜索, 跳出来的消息里突然看到这样一条新闻, 说是卢氏县的民办教师增加了生活补助, 当地政府还发了文件,给每一位民办教师提高补助金, 每一个人每年一百五十元人民币。 在今天的卢氏县, 一百五十元人民币应该不会是很多钱吧。 我又想起了当年那一位笑呵呵的,谈起柿饼,核桃,大自然的老先生。

WeChat Image_20180522143139.jpg

    最近在读的贾平凹先生的散文里, 他也描述了他的父亲当年也是一位乡村教师, 家里生活很清苦, 一个人的微薄收入要支撑着一大家人的生计。当中的很多细节现在读起来, 特别能够勾起当年经历过的那些人和事,那些乡村教师们,那些乡村的民办教师们,今天又会是怎样呢?教师这一个行业, 在我的记忆里,一向是清高的, 充满了自傲, 不屑于为了两斗米而折腰。就像是那一棵挺立在秋风中的老柿子树, 纵使全身遍布着裂痕, 岁月的风霜留下的只是一些残枝败叶,它还是捧出那些红灿灿的火金柿子,独立在荒原上。昨天又从报纸上看到黑龙江省有民办教师的退休金, 工资被拖欠,生活很困难,福利,医疗保障都没有, 真是让人有些痛心, 这么多年了, 民办教师的生活状况,还是那个样子吗?    

WeChat Image_20180522153123.jpg

    最近在温哥华的参茸店里, 一大堆花旗参, 枸杞,桂圆,红枣的中间, 我看到有柿饼在卖, 每一次去参茸店买东西, 都会买两包柿饼。 嘴巴馋的时候, 吃一个柿饼, 应该比饼干好一些。这里吃柿饼的人好像不多, 参茸店里每一次也只有那么一点儿在卖, 稍稍有一些干巴巴, 远远不是当年卢氏县柿饼的样子。  

WeChat Image_20180522153127.jpg

    看着商洛地区路边上的这一棵柿子树, 想起当年记忆中的国光苹果, 火金柿子, 卢氏柿饼, 那些尘封的岁月, 那些大自然描绘出的油画, 总是提醒着我, 在那个清高的地方, 现在还是红红的柿子挂满了枝头。 

WeChat Image_20180227105909.jpg

作者:高飞,拉法尔水疗中心创始人,拉法尔水疗低密度排毒专利持有人

拉法尔水疗低密度排毒预约电话:

温哥华:(604)669-7889 

列治文:(604)370-138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