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温哥华:纪念日话罂粟花——美丽?邪恶?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安妮:仿佛一夜之间,商场中轰轰烈烈的万圣节装饰都下架了,取而代之的是圣诞节装饰。但是在结账时,摆在收银台上醒目位置的是一朵朵扎眼的红罂粟胸花。她仿佛在提醒人们:军人纪念日要到了!请佩戴一朵红罂粟!和平年代,不忘历史,缅怀英烈。

E60E1D6917084A4086AF7DE53381B4C3.jpg

3AA21A0A1E454EC1A08396B75B1A89EA.jpg

  11月11日——加拿大军人纪念日(Remembrance Day),同时纪念第一次世界大战停战。这里的人看到红罂粟花,就会想起那个开满火红火红罂粟花的佛兰德斯,那场可怕的第一次世界大战,那些倒下的战士,那首由加拿大人亲历战友死亡而写下的著名诗句《In Flanders fields》(在佛兰德斯战场):

  在佛兰德斯战场,罂粟花随风飘荡

  一行又一行,绽放在死者的十字架之间,

  那是我们的疆域,而天空

  云雀依然在勇敢地歌唱,展翅

  歌声淹没在连天的烽火里

  此刻,我们已然殉难。几天前,

  我们还一起生活着,感受晨曦,仰望落日

  我们爱过,一如我们曾被爱过。而今,我们长眠

  在佛兰德斯战场……

  战争是残酷的,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是幸福的;红罂粟花是美丽的,如战士的鲜血般赤红、炙热。

  正是因为John McCrae(约翰.麦克雷) 写下了这首诗,北美的人们每年11月初,就开始佩戴红罂粟。

5B50C20F1CBC46529AF46A6F395651C3.jpg

  说起红罂粟,想到自己在北本拿比公园参加的一次活动。期间,看到有两个拳头大小的红花,被她惊艳到。眼睛也如被施了魔法般,盯着她看,抽不出来。妖艳炽烈的花瓣渗透着一种神秘莫测的美,让我忍不住掏出手机,留下妖娆的倩影。

  这朵巨大的烈火般的红带我穿越到童年。记得一次和母亲走在山路间,被路边巨大的火团花吸引。她美得不真实,仿佛是一种被巫术赋予了魔法的美人,直立在山路边等着人们来解救。而她的美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力量,让童年的我不敢去触碰,只能远远观望。巨大的红团留在我的脑海中,时常出现在梦里。一直困扰我的神秘之花似乎在这一瞬间被瓦解了。梦中之花不正是她吗!红罂粟!

unnamed.jpg

  世界上有很多让人既爱又恨的事物:如一场恋爱、又如一座城市、亦如一个国家,罂粟花也如此。她有惊艳美丽的一面,也有罪孽邪恶的一面。

  美丽的罂粟花壮烈后,那膨大、有乳汁的果实,加工后就是臭名昭著的鸦片。一提到鸦片,中国人特别敏感,马上想到与鸦片有关的:鸦片战争和林则徐的虎门硝烟。人人对鸦片深恶痛绝,鸦片的危害路人皆知。

  记得我曾看过一个法制栏目,讲述的是一个缉毒女警官,她看到吸食毒品的人痛不欲生的样子,想用自己的行动来拯救他们。于是,她以身试毒。结果,身陷其中。毒瘾靠人的意志力是无法战胜的,必须借助于外力。于是她走上了漫长痛苦的戒毒之路……

  鸦片危害如此恶毒,还能深加工制成更加罪恶的海洛因。因此,罂粟是最邪恶的毒品原植物。

FBE1EDEBAD4444FB80FE121E19F4760B.jpg

  说到罂粟的邪恶,不得不提三大毒品植物:罂粟、大麻和古柯。加拿大这个神奇的国家,三大毒物,“领军”了两项。大麻没合法前,这里就有罂粟和大麻的种植园。原本联合国组织就把此国度列为最理想的吸毒国家,已经是世界第一了。10月17日,大麻在加拿大合法化,吸毒之国更是稳坐世界“NO.1”。尽管联合国对加拿大联邦政府提出批评,世界诸多国家,如中国、日本、韩国、美国等政府均已对边境、海关发出警告,严查加拿大过境人员,但是自从合法化至今不到一个月,各种与毒品有关的案件屡见不鲜。就连神圣的大学校园也是烟雾弥漫,大麻的臭味四处飘散。身为人母的我,根本不敢想象大麻对涉世未深的青少年影响到底有多恶劣!一个国家的未来就要被毒品葬送!

  珍爱生命,远离毒品!

安妮: 一名文学爱好者,有时候也颇感尴尬:纵有千言万语,落到笔下也不过几行字;虽有心潮澎湃,飞溅下的也只有几朵浪花。但是她热爱生活,爱得真,写得实。真实的把温歌华的各种倩影展示给大家。希望大家关注。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