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克雅未克,比温哥华更北的冰岛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凌晨三点,被自然唤醒。“荒芜,荒芜,决绝的荒芜”——不知为什么,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句子。

  头天下午到了这里,飞机数分钟在海的上空,降落在海边。

  灰色的大海上,即将消失的太阳,闪着一种奇怪,孤独,近乎北极的光芒。绵绵数里,寸草不生。

  空气中落下的尘埃与石头相撞,孤独相遇,形成美丽的斑斓,一望无际的彩色地毯。感觉荒芜。

  灰白色的空气里,屹立着一座高大威严的教堂,顶尖的十字架直插云霄。仅仅初秋,隆冬装束的每一个人在它脚前,亦是一种彻底的虔诚,正如纯净的空气。世界在这里仿佛不存在。

0920C8FC-9A40-4366-8C8F-C90364145C12.jpeg

  想起荷尔德林那首诗:

  教堂钟楼盛开金属尖顶。

  风中,风向标在高处瑟瑟作响

  谁在钟底缘阶而下,

  谁就拥有宁静的一生,因为

  一旦外表被极度隔绝,

  适应性便在人之中彰显。

  钟声中的窗,恰如向着美的门。

  劬劳功烈,然而诗意地,

  人栖居在大地上。

  ...

  与诗意吻合,是一座非常现代,在这四处极简的荒漠里显得近乎奢华的巨大全玻璃音乐厅。毕竟,音乐也是远离尘嚣,贴近灵魂,正如教堂。

  礁石型成的墙,怪峰,立满遍地,与地球相异。所以,《权利游戏》的外景地,这是最像月球的地方了。

26F6C203-DF27-4751-8E7A-88645AA78618.jpeg

  站在高处,看眼前的一望无际,想到摩西在旷野,牧羊,整整四十年。

  远处的山上,也分明发着光,仿佛西奈山。

  刚才还是阳光,顷刻之间又下起了瓢泼大雨。大雨过后,又是美丽的彩虹,整整一个圆弧。

  然后看到本已是世外的桃源,赫伦瀑布。

  这是一个瀑布群。水流从熔岩石缝中流出来,秋叶烂漫的背景中,一大片大小不一的瀑布垂挂,落入碧绿水中,立在五彩树前,形成一幅斑斓的画卷。

96280052-6063-42F6-9CC5-9AF3F0C606CC.jpeg

  黄金瀑布,Gullfoss, 分上下两层,最后流入一个70米纵深的峡谷中。130立方米/秒的水量震起层层水雾,晴天时永远横跨一桥彩虹。瀑布的源头为Hvita River--白河,源自几十公里外的冰川融水。

0838486F-CC71-4938-8298-7811A4359947.jpeg

  这是欧洲最大的瀑布,虽然没有尼亚加拉瀑布那么大,但在这周围巨大的旷野中,这一大片的水雾奔腾,很是珍奇。

FAA15842-72C6-4709-9FDD-5812E4DA1E26.jpeg

  行驶在不知名的旷野,天色已暗。墨蓝色的大海,天边的微光,只有天人一体,我对这沉寂的辽阔悠远深深着迷,不知身系何年。

2432C3F0-04DA-4A7D-948D-50AF6CBD8F98.jpeg

  就在这迷思中不知过了多久,车已经进入到另一个世界。

  两旁漆黑,中间一条大雪铺就的窄路,非常滑,当然也没有路灯。狂风呼啸,鹅毛大雪,风巨大,甚至把雪吹成了水平飞飘。旷野黑夜,没有信号,假如抛锚也联系不到救援,人会冻成冰。

  坐在驾驶后座,白天在美丽的环岛一号公路上,某航机长优雅自如地拨动方向盘,给人一种头等舱的舒适。现在眼下?

  眼下开车的朋友,年轻时曾是某军汽车连连长,能应付艰难复杂环境。他用雄浑的军人声音说:“没事,大家坐好了。” 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一路狂奔,终于脱险,行驶在国道上。

  第二天风和日丽,经教堂山,冰岛人觉得它的样子像教堂而得名,是冰岛的地标性景观。

028452CE-CEDF-4EB5-98A3-9CE262890698.jpeg

  爬到圣山。

E31765F3-F20C-4C4E-9049-533D36AC036E.jpeg

  人在上帝的圣山,如此微小。

  “我观看你指头所造的天,并你所陈设的月亮星宿,便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世人算什么,你竟眷顾他?你叫他比天使微小一点,并赐他荣耀尊贵为冠冕。”(圣经诗篇8:3-5)

55C0AE43-62C6-42DA-886D-AA68EE779CFF.jpeg

  山下,碧蓝,金黄;天空,大地,山峦。

  祢的名在全地何其美。

蓉逸:写作多年,散文,随笔及诗歌;文章多见于北美报刊,《一样的天空》,《影音人生》专栏作者。我可以采集什么呢?至多是美,还有如必需品一样的爱。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