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蒸发1000亿,美国制造NO.1能否咸鱼翻身

每日经济新闻+-

  10月2日消息,“发明大王”托马斯·爱迪生一生共有两千多项发明,一千多项专利:研究电灯、改进电话、研制直流发电机……但他绝不是蜷缩在实验室里的“书呆子”,他还有一个身份——企业家。由他创办的最著名企业,当属美国通用电气公司(GE)。

  1878年,爱迪生创立了爱迪生电灯公司。1892年,爱迪生电灯公司和汤姆森-休斯顿电气公司合并,成立了通用电气公司。

1_0H50293O_1.jpg

  图片来源:摄图网

  上世纪90年,它一度成为美国市值最大的企业;2008年,还是全球五大上市公司之一。

  通用电气被人津津乐道的,不只是它的科技成就,还有它杰出的人才管理。通用电气的第一代领导者查尔斯·科芬就为企业设定了一项原则:公司最重要的产品不是灯泡,也不是变压器,而是人才。

  这一传统延续百年,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管理人才,被称为美国最优秀管理人才的西点军校。此前,哈佛大学教授Dennis Encarnation做过一个调查发现,美国《财富》500强中,有173家公司的CEO是从通用电气出去的。

  从通用电气的人才管理和选拔体系中,诞生过杰克·韦尔奇这样的“管理天才”。1981年4月,年仅45岁的杰克·韦尔奇成为通用电气史上最年轻的董事长和CEO。在他的领导下,通用电气的市值由130亿美元上升到了4800亿美元,盈利能力也跃居全球第一。2001年9月退休时,韦尔奇被誉为“最受尊敬的CEO”,“全球第一CEO”,“美国当代最成功最伟大的企业家”。

  可今年6月,因为股价暴跌,时隔111年,通用电气被剔除出了道琼斯指数,再也不是美国经济的代表。昨天(10月1日),通用电气突然宣布撤掉约翰·弗兰内里(John Flannery)的董事长兼CEO职务,由Lawrence Culp取而代之。

  要知道,约翰·弗兰内里是去年8月刚走马上任的。依靠人才得以百年不倒的通用电气,为何出现了这样的“短命”领导者?

  首次由“外来人”担任CEO

  10月1日,通用电气董事会突然宣布,任命Lawrence Culp成为公司的董事长兼CEO,同时,任命Thomas W. Horton为首席董事。Culp和Horton都是今年4月才进入公司董事会。

  对于“换帅”,通用电气在公告中还说到,因为电力业务表现疲软,公司预计,2018年的现金流和每股收益将不及预期。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55岁的Culp并不是通用电气培养出来的“干部”,2000年~2014年,他在工业仪器及设备公司美国丹纳赫集团(Danaher Corporation)担任CEO和总裁。这也是人才辈出的通用电气,首次由“外来人”担任CEO。

1_0H50293O_2.jpg

  图片来源:通用电气官网

  在丹纳赫集团,Culp功勋卓著,成功带领这家工业制造业企业转型为一家科技企业。14年间,丹纳赫的市值和收入都翻了5倍。

  同样,新任命的首席董事Thomas W. Horton也是“外来人”。2011年~2013年,他是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的CEO,2013年~2014年,担任美国航空集团(American Airlines Group)的董事长。在任期内,他成功完成了对全美航空公司(US Airways)的并购,使美国航空成为全球最大航空公司。

  Lawrence Culp表示,“通用电气依然是一家业务卓越、人才济济的强大企业。能领导这家公司,我备感荣幸。”

  对通用电气的管理层变更,市场给出了非常积极的反馈。周一(10月1日)美股市场,通用电气开盘大涨逾15%,盘初涨幅逼近16%,最终收涨7.09%。

1_0H50293O_3.jpg

  百年巨头为何沦落

  在约翰·弗兰内里之前,通用电气有过五任CEO,他的前任伊梅尔特任职16年,韦尔奇执掌公司长达20年。约翰·弗兰内里在通用电气工作了30多年,可谓“根正苗红”。可是,公司债台高筑和股价狂跌,压垮了弗兰内里,让他成为公司“最短命”的CEO。

  从2016年底的高点到今年9月份,通用电气股价跌幅超过60%,蒸发了约1760亿美元。从约翰·弗兰内里上任时算起,公司市值也蒸发了超过10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868亿元)。长期来看,进入21世纪,通用电气的市值已经蒸发了大约5000亿美元,相当于一个脸书公司。

  据CNBC报道,接近消息人士称,约翰·弗兰内里上任一年多就被换掉,是由于董事会对于他的“重整计划”进展缓慢感到不满。最近几个星期,这种不满达到了顶点。9月20日,通用电气证实,艾斯能公司在得克萨斯州发电厂中所使用的通用电气天然气涡轮机出现故障,导致发电厂关闭。

  约翰·弗兰内里上任之后,制定了一个瘦身计划,逐渐剥离医疗健康业务、油气业务、铁路业务,以及照明业务,从而减少债务,专注于航空、可再生能源和医疗设备。如今涡轮机是通用电气电力部门最重要的产品,产品出现故障,招来了公司客户和华尔街的质疑。

  通用电气二季度财报显示,核心的电力和可再生能源收入和利润都大幅下滑

  涡轮机事件只是诱因,董事会对约翰·弗兰内里领导的转型过慢感到不满,可能才是根本原因。不过,约翰·弗兰内里似乎也很“无辜”,毕竟,杰克·韦尔奇和韦尔奇亲自挑选的继任者杰弗里·伊梅尔特用了几十年,将通用电气变成了一个业务冗余的庞大巨兽,要瘦身,谈何容易。

  1981年到2001年,在韦尔奇的执掌下,通用电气市值从130亿美元暴增到5800亿美元,曾一度是美国市值最高的上市公司。2001年,杰弗里·伊梅尔特接任。到2017年8月伊梅尔特卸任时,通用电气却几乎到了崩溃边缘。究其原因,过去几十年,通用电气没有坚守核心业务,过度扩张,甚至进军金融业务,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损失惨重。在业务板块扩张时,核心业务的转型却十分缓慢。在国际油价逐步走低、新能源产业突飞猛进之际,伊梅尔特却主导继续大规模向传统能源领域进行大规模投资。其中,在2015年斥巨资收购阿尔斯通的能源业务,后来被证明是最大败笔。

  就任CEO后,Lawrence Culp不仅要处理涡轮机问题,还要推进“减肥之路”。在昨天的公告中,通用电气预计,将一次性减记电力业务相关的商誉。目前。电力业务的账面商誉约230亿美元,此次减记规模可能覆盖绝大部分商誉的账面价值。待公布三季度财报时,公司将明确具体减值并做出评议。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