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11岁孩子接种HPV疫苗 温哥华妈妈果断拒绝?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刘郁:我家的大宝今年刚上了六年级,前天拿回一张表格,一式三份看起来很是郑重,仔细阅读下来,原来是有关注射疫苗的意愿书。前面两项水痘(chickenpox)和乙肝(Hepatitis B)都没有问题,因为在小时候就已经接种过足够剂量和次数了。而针对第三项HPV病毒的疫苗,我犯了难,这到底是个啥病,有没有必要?于是我到网上搜索了大量的相关资料。

image.png

  先给大家科普一下HPV病毒,“它是人类乳头瘤病毒的缩写,现有100多种亚型,主要是通过性传播感染。上世纪七十年代,德国科学家Haraldzur Hausen提出HPV16和18型长期感染,或可能增加宫颈癌的发病几率。事实上感染HPV病毒是很常见的,在大多数情况下,都可以被自身免疫系统清除,就类似于你间或得一次感冒一样。只有同一亚型的病毒持续超过两年以上,才也许有机会导致癌前病变,但不是必然。”

  虽然客观定义是这样,但网上铺天盖地的声音还是推荐孩子们还有26岁以下的年轻人注射。最早可以接种的年龄是9岁。在加拿大,学龄儿童是免费的,而在中国,此类疫苗未上市之前,很多女孩都会专门飞去香港打针以求安心。我转而搜索疫苗的副作用,果然也有少量资讯跳出来,除了那些常见的发烧,疲惫,局部红肿,关节疼痛的症状之外,也有几例注射后发生神经疾病甚至死亡的事故,家长们自然是将其归咎为疫苗的责任,相关部门当然是不肯承认的。看了这些之后我的心又开始左右摇摆起来。

  最终在读过Dr. Diane Harper ,默克Gardasil(HPV)疫苗研制者之一的一篇采访报告后我下定了决心。报告中她指出三个问题:第一,疫苗的有效期被夸大,应该只有5年而不是15年,没有证据显示超过5年后疫苗依然有效;第二,事故率每10万剂3.4被低估了,因为数据中的剂量不是实际注射剂量,而是默克的市场投放量,如果再折算成每人三次注射,实际不良反应发生比率高于此值5倍。如果综合这两个数据,注射疫苗预防宫颈癌可能得不偿失;第三,疫苗只对于某些HPV有效,不是所有病毒,也不是所有的宫颈癌都是HPV引起的,如果因为注射疫苗产生虚假安全感,从而忽略例行检查,宫颈癌发病率可能不降反升。而实际上,只要坚持例行检查,病变是完全可以及时发现并治愈的。

  那么,到底为什么会建议年仅11岁的孩子们注射这种疫苗还要忽略其风险?莫不是巨大利益的驱使?事实上,在我怀孕生产时都曾检查出携带有HPV病毒,但几年后体检一切正常,应该是被自身免疫清除了,所以真的没那么可怕。而且医生每年推荐的各种流感疫苗我们全家也是从来没有接种过,我总觉得大不了就是生病一场,自身的免疫系统想必应该通过战胜病毒而变得更强壮!更何况还有那些因为注射疫苗发生意外的报道,让我对这些更是敬而远之。而近年来的几次疫苗事故也让广大民众对其的信任度大幅下降。随着医药科学的不断发展,各种药剂疫苗层出不穷,但随之而出现无数的变异新型的超级病毒,可谓是“道高一尺 魔高一丈”啊。我就常常想,就像古人治水一样,堵真的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吗?可作为毫无专业知识的普通老百姓,我所能做的只是偶尔这样问问自己。

  最终我将自己之前犹犹豫豫的填写的“YES”划掉,郑重而清晰的在旁边写上“No,I don’t.”可能大多数人会对我的决定嗤之以鼻,但对于这种疫苗的信任度实在不足以支持我作出让孩子暴露在那些风险之中的决定,我只感谢他们给了我选择“NO”的权利。何况,即使将来有一天我反悔了,接种也还来的及,预防主要通过性传播的病毒,11岁,太早了。

刘郁: 地道的大连银,却总被误认为南方妹子。年轻时性格古怪,可能是天蝎座AB血的缘故。如今一双女儿,家庭美满,生活简单,追求自然。喜欢用文字记录生活,与友人分享快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