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定商品依赖中国 关税豁免暴露了美国战略弱点

华尔街日报+-

《华尔街日报》24日刊文表示,特朗普政府对一些从中国进口的特定商品采取关税豁免,印证了美国对中国的依赖,更暴露了自身的战略弱点。

《华尔街日报》报道截图

例如,用于制造电动汽车电池电解质的氟盐和碳酸盐酯,就在297种豁免商品的名单中,美国的进口商无需为之支付额外的10%关税。

能源公司开采石油天然气时需要的矿物重晶石,以及药厂生产止痛药时用到的布洛芬(近九成来自中国),也同样享有豁免。

这些被免除关税的商品,暴露了美国一系列产业的弱点。不管是大型能源公司,还是专业零件的小型供应商,无不寻求原材料和零部件的豁免。这些企业一致认为,中国是不可或缺的供应国。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在箱包、冰箱和吸尘器等消费品进口方面也严重依赖中国。尽管中国占据了此类消费品80%的进口份额,但特朗普政府仍一意孤行地对之加税。商家表示,美国消费者可能最终会承担大部分成本。

一名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的官员称,在评估豁免时,政府考虑了美国消费者以及本国经济可能受到的影响。

特定商品暴露弱点,大量企业要求豁免

8月,在就对华征税进行为期6天的听证会上,近400名美国企业高管出席,另有数千人以书面形式参加。一些公司在会上进行了密集游说,向美国贸易代表发出了大量信函,获得了豁免。然而,包括沃尔玛(Walmart Inc.)和通用电气(GE Appliances)在内的多数企业都未能获得豁免。

报道称,这些信函和听证记录表明,中国已经成为某些工业商品的全球特大型生产商,而美国工业已经开始依赖这些商品。

美国公司认为,在某些情况下,可以在其他国家找到替代生产商,但这些产商会利用不断升级的贸易摩擦,提高对美国买家的价格。

以上文提到的布洛芬为例,化工巨头巴斯夫(BASF SE)在6月份以技术问题为由,暂停了得克萨斯州一家工厂的生产。分析人士称,这家工厂的布洛芬产量占全世界的六分之一。

资料图:巴斯夫的一座工厂。图自巴斯夫网站

该工厂的关闭导致美国制药业供应商争相寻找布洛芬的新来源,而本可以作为替代品的中国产布洛芬,却面临高关税。

药品生产企业LNK International的首席执行官约瑟夫?莫利卡在致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的信函中表示,“关税会导致国内市场的布洛芬短缺。这不会对中国不利,但会有助于印度继续进军美国市场,使得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减少。”

巴斯夫表示,目前还不确定何时重开工厂。

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美国进口的几种原料中,中国商品均占据了主要份额。图自《华尔街日报》

三菱化学美国公司(Mitsubishi Chemical America Inc.)获得了有关复合氟盐和碳酸盐酯的关税豁免,这些物质被用于电动汽车锂离子电池的制造。

该公司总裁丹尼斯?特赖斯在听证会上表示,“除了中国以外,根本没有其他的来源可以满足我们对此种化学原料的要求,不管是质还是量。若要开发新的资源来取代中国现有的生产,将需要大量的长期投资和多年的时间。”

特赖斯称,如果没有豁免,三菱化学将不得不重新考虑在美国的投资。据悉,该公司的投资包括在田纳西州一座耗资3800万美元、雇佣2600名工人的工厂。

美国官方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7月,美国进口的氟盐中,来自中国的占了45.8%,泰国25.3%,墨西哥14.5%。

能源巨头哈里伯顿公司(Halliburton Co.)也暴露了对中国出口的重晶石的依赖,并获得了类似的豁免。重晶石是一种在油气勘探过程中必不可少的矿物,中国占美国此类进口的53.7%,而排二三位的印度和墨西哥,分别只占了18.5%和17.0%。

“中国不会因为美国对重晶石征收关税而受到影响,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大的重晶石储量,其中大部分是用于出口的。”哈里伯顿的全球运营经理瑞恩?埃泽尔如是说。

资料图:哈里伯顿公司在哈萨克斯坦的一座重晶石加工厂。

图自哈里伯顿公司网站

此外,美国在稀土进口上更是离不开中国,这种矿物是制造诸如iPhone等高科技产品所必需的,而中国占全世界稀土产量的97%。

电影灯具生产商Lighting Technologies International的运营总裁柯蒂斯?格洛弗表示,“目前在美国,没有相关的供应商可以在稀土方面取代中国公司。”

稀土元素在一系列军事应用中也至关重要,比如作为导弹制导系统、卫星和飞机电子部件的原材料。

就在上周,美国政府悄悄将稀土矿物排除在最初的关税范围之外。

报道称,目前没有迹象表明中国会限制相关原料的供应,然而分析人士认为,中国政府可能会首先发起非关税性措施,比如减少从美国购买服务。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