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亚洲富人》火了,导演朱浩伟了解一下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知道朱浩伟是好些年前,去了他在洛杉矶市中心的电影公司。

  那时他的几部歌舞片《舞出我人生》及其系列已经比较有名,《贾斯汀比伯:永不言败》也上映了,事业崭露头角。

  这位南加州大学USC电影学院毕业生在校期间就表现不俗。大一已获得“伍迪.艾伦录像比赛奖”,以及后来的“杰克.尼科尔森导演奖”等奖项。

unnamed (3).jpg

USC电影学院

  朱浩伟在加州湾区Palo Alto长大。也像一些典型的美籍华人一样,父母有一间中餐馆。小时候假期,父母常带他去各地旅行,那时他就带着他的相机到处摄影,渐渐定下了进电影学院的心志。

  那个时代,一个美籍华人的孩子,在美国面临许多的问题。正如他这次电影上映获好评后接受CNN采访时说的:“我在中餐馆长大,去上学,很怕同学们说我身上有餐馆的味道。中餐带的是饺子,也是别人的笑话之一。所以我非常理解作为一个亚裔学生在美国的成长不易。”

  事实上,电影里加了原著没有的饺子镜头,回忆那段少年的经历。

  朱浩伟有天赋,也很幸运。

  大导演,好莱坞教父级的史蒂文.斯皮尔伯格看到他在电影学院的20分钟毕业作品后,视为神童,将他从默默无闻中拯救出来,给予点拨。

  这给他带来了比较容易的事业起步。但好莱坞的竞争从来都是血淋淋的,特别是一个少数族裔,还要经历额外的困难。几年前他在推特上就曾写道:“这已经是21世纪,停止种族歧视。”

  以前他导演的电影,除了歌舞片多是续集,2013年《特种部队2:全面反击》出来后,当时美国最著名的影评人罗杰.伊伯特(当年去世)在推特上做了颇刻薄的评论,虽然他经常如此。

  随着《惊天魔盗团2》和贾斯汀.比伯第二部电影《Believe》等的出映,朱浩伟也发展了自己的电影公司。

  坐落在洛杉矶闹市区和旅游热点Grove,邻近比弗利山庄的新公司很漂亮。进门前台放着《JEM》的模型和电影剧本——那时正在进行他独自制片和导演的《杰姆和全息图》。宽大的露台上,可以看到好莱坞山的巨幅“HOLLYWOOD”标记,也给他希望的前景。

  可惜那部电影没成功,如今媒体采访时他也自我调侃一番。

  今天,他一直面带微笑的表情是兴奋和激动的,而更多的是感动。

  早在上映一个月前,这部“全亚裔阵容”的电影,就有文章在网上热传,希望大家支持,去看这部“树立华裔正面形象。”的片子。

  上映至今才五天,就获得三千四百万票房,已经超过电影预算的三千万。

  华裔团体纷纷包场去看,还有个人买票送给不去电影院的华人。某餐馆只要拿电影票根就免费送饮料。每到一处,人们都热情地给他鼓励。“这几天,我每四小时哭一次。”他说。

  从93年的《喜福会》到今天,整整25年,四分之一世纪,才再一次有全亚裔阵容的好莱坞大片,太不容易。

unnamed (4).jpg

主演与朱浩伟,右二

  这之前,朱浩伟心里是没有底的,预算不多,广告费用更少。并且,华纳兄弟会在多少个院线发行?一贯不像非裔美国人爱去电影院的亚裔,有多少人会去看呢——这些都是未知数。但是他还是要拍,要说想说的话,尽一个电影人的职责。而且拒绝了Netflix的巨额收购,希望有更多亚裔观众有欣赏的机会。

  开映前他说:“这不是绿灯。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这部影片做得怎么样。但如果这部反响好,我们立刻会有更多机会。如果不好,我们就必须再来一次。”

  《疯狂亚洲富人》的火映,使才38岁的朱浩伟在好莱坞炙手可热。祝他拍出更多更好的片子。

  为电影人高兴。加油。

蓉逸:写作多年,散文,随笔及诗歌;文章多见于北美报刊,《一样的天空》,《影音人生》专栏作者。我可以采集什么呢?至多是美,还有如必需品一样的爱。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