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夏天即将过去,你游山还是玩水了?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蓉逸

  古人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不知与夏日活动偏爱有多少关系。

  一直觉得水很难,很深。水性好是最基本,运动能力强,最好还要有各种水上设备。而山就容易许多,两根登山杖,甚至都不需要,就可以尽兴了。

  喜欢简单随意者于是乐山。

  爬山可以很优美。

  木的阶梯,碎木铺成踩起来软软的路。坡度不高,爬一阵刚开始有累的感觉就到了平路,走一阵,恢复力气, 再开始上坡,又感觉累时就到下坡了,如此往复。

  在树林里,遮住了太阳和空气中的杂质,不时有山中小涧,便是一个木桥穿过,凭栏小息,清风拂面,看溪流而过。这种爬山像小鹿一般行走在山间。而且,会遇见小鹿。

  目的地优美极致,坐在大岩石上,一览下面仙境:碧蓝海湾里一块块翠绿的小岛,都像玉石。

52685626-D17D-4C18-996B-23C97AE83F52.jpeg

  想稍微辛苦一点,有单程九公里处。

  与登山杖一起,经过鲜花地,鸟树林,一路向上,气温越来越低,从夏走进冬。顶端雪山的前面,立着晶莹剔透的湖。非常令人激动,以致有人曾忘我地跳入水中,加拿大直升机赶来救援。

  除了惊艳,还有一份很强大的惊喜:刚刚还是夏天,才两小时就到了冬天。仿佛到了另一个国度,不用坐飞机就来了。于是烧烤搭帐篷不亦乐乎,在雪山上过了一晚冬天。

B7F2F1AE-EC7B-4896-930B-92FCF22F1129.jpeg

  与这个有点相似的是奥林匹克雪山Cypress。夏天也是爬山的好去处。

  爬山的地方与滑雪山面对面,样式不同,自然而不工整。

  那里也惊,非惊艳而是受了惊吓。走错路,没在绝大部分人通常走的官道,而且跟朋友们也走散了。只有我俩,走进一个深山老林,原本是艳阳普照的大夏天,这里却是黑压压的,只有树。千年古树矗立,上面满是青苔,蘑菇状的东西,更显阴森,没有丝毫人气。恐惧感顿生:熊出没的地方啊。

  带着冷汗,手拉手,屏住呼吸,在山林里狂奔。

  不久,但感觉非常长的一段路后,终于重见天日:阳光照着一条小径——官路的分支。也就终于有了行人。与朋友们汇合,赶紧报告这一喂熊未遂事件。

  其实,上面那个小鹿一般经历的优美地,也是见过熊粪的。

7DF0F1DA-5746-4956-BCEB-AD67B9B98BD6.jpeg

  如果很喜欢爬山,喜欢它带来的刺激,挑战,那么Squamish,中到难程度。

  带着“中”的概念,怀着“容易”的激情,上了山。

  最大的感觉是陡,这种陡造成很大的难度,渐渐觉得弱体不支,需要大量水分。随身又只带了一瓶水,不能滥用。而且没带登山杖,因为轻敌。

  无论如何,只能硬着头皮向上向前了。实在累了又休息一下,也顾不得看景,只是不停地问下山的人们:还有多远啊。

  被雷倒的是答案非常不一,相去甚远。到底还有多久,不知。只能抱着最好的愿望,做最怀的打算。

  就这样终于快到了,立在眼前的是陡峭的岩壁,有铁链,必须爬,真爬,才能上去。何曾想到过会如此难度,想哭。但又必须到顶。

  果然美不胜收,大温地区尽在眼底。

  山顶平的空地不大,环绕着的是斜坡。必须非常小心,不然滑梯下去便是万丈悬崖。有一角是直岩,供攀岩运动。不时有人从下面攀上来。看着他们,有人说:“这么好的小伙子,还这么年轻,唉。” 仿佛他们是在拼命。

E358F9B5-533A-4908-B1F3-50A48C43D60B.jpeg

  著名的松鸡山——温哥华之巅,俯瞰360 度城市全景,是城中最爱。每年有超过10万人次登山,年龄7至90岁。

  爬松鸡山像是过节,温哥华节。

  各色人等,各种年龄,大家兴高采烈地奔着一个目标。有一路在身边穿梭的运动健将,一刻不停直达顶峰;有朋友,家庭间的一路歌声一路笑相互加油搀拉,还有狗狗,小狗爬得特别快。加上世界各地的游客,慕名前来,所以又像是一次民间的奥运会。

  还有数不尽的许多山的美景,风光无限。

  现在,可以玩水去了。

蓉逸:写作多年,散文,随笔及诗歌;文章多见于北美报刊,《一样的天空》,《影音人生》专栏作者。我可以采集什么呢?至多是美,还有如必需品一样的爱。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