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这个国家重男轻女比封建中国还严重

参考消息网+-

01.jpg

  在黑山共和国首都波德戈里察的一条大街上,印有“UNWANTED”(“没人要”)活动的广告牌。据半岛电视台报道,由于传统上强调并重视通过生育男孩来传承家族血统,黑山共和国面临许多后果。在黑山,生儿子几乎被视为年轻夫妇应尽的义务。这一难以根除的观念迫使很多夫妇选择性流产,他们只有在确认怀的是男胎之后才选择继续妊娠。

02.jpg

  虽然名称相对新鲜——“选择性堕女胎”,但实际上这种做法存在已久。打扮成军乐队队长的女孩。许多女孩的打扮反映了父权社会中的女性形象。如果堕女胎的情况持续,到2025年,黑山男性将比女性多出1万人。目前该国总人口数刚超过62万。普遍而言,因女性预期寿命较长,一个国家的女性人数总体上要多于男性。黑山孕妇经常做产前检查,以确定婴儿性别。这类检查要价350欧元(约合人民币2733元),且无需妇科医生参与。

03.jpg

  Tijana Lukic育有二女一子。她和儿子在厨房里。在家族眼里,生了男孩的她很有面子。然而,为了避免官方约束,许多孕妇前往塞尔维亚做产检。在黑山,这种做法一直是公开的秘密,但如今该国的妇女权利中心公开反对这一做法,并发起名为“UNWANTED”的活动。该活动希望通过在首都波德戈里察的报纸上刊登文章、张贴海报来提高公众认识。海报印有女孩形象,并配文“你父母想要儿子,这就是为什么你没有机会出生的原因。抱歉”。

04.jpg

  29岁的Milena生育了三个孩子——长女Ines及两个儿子Fedja和Bodin。黑山共和国的孕妇经常做产前检查,以确定婴儿性别。

05.jpg

  Lidija育有Mario和Albert两个儿子。夫家十分自豪,因为有下一代继承姓氏。

06.jpg

  一村庄幼儿园里,男孩人数多于女孩。生男孩的文化压力导致许多妇女选择堕女胎。妇女权利中心负责人Maja Raicevic表示:“黑山公众不太接受这一议题”。“其他议题,例如男女关系,及对文化和传统规范的质疑,都一样不受欢迎。”“选择婴儿性别是非常消极的传统,我们必须每天与之斗争,因为这是21世纪。人们不愿意讨论那些触及社会文化和传统根源的问题,但如果继续掩盖这个问题,我们不会取得任何进步。”

07.jpg

  Ulcjini地区附近小镇,药店出售的验孕工具。“这项活动的目的在于发起超越价值体系的社会对话。在目前的社会体系中,女性不享有与男性同等的权利。这个问题关系到女性在各个行业的社会地位。现在,问题已非常严重,选择性堕胎的数量在增加,产前检查也被滥用”,Raicevic表示。

08.jpg

  Ulcjini玩具店里的小男孩。男孩玩具占据了店里大部分空间,只有一小块专门卖女孩玩具。

09.jpg

  Mujo和Nermina夫妇已育有一子。目前,妻子怀二胎9个月。他们很高兴第二个孩子是男孩。

10.jpg

  Ulcjini地区附近一个小村庄,妇科医生使用的医疗工具。妇科医生Milano Rolovic认为,选择性堕女胎的问题很复杂,其核心是整个黑山社会的教育状况和父权制传统。他说:“对于生育后代,我们的年轻人与上世纪的祖先有着同样的思考方式”。“家族必须延续下去,因此男人就有了生儿子的义务,而结了婚的女性则是延伸了别人家的血脉。”

11.jpg

  孕妇接受超声波检查以确定胎儿性别。这是她首次怀孕,双方家庭都想要男孩。

12.jpg

  人口统计数据证实,尽管就全球范围而言,新生儿的平均男女比例为102:100,但在黑山,该比例已达到116:100。

13.jpg

  波德戈里察医院的妇科。活动人士担心,要说服黑山国民放弃仅仅基于性别而大规模扼杀女胎的传统,可能需要长期且更加密切地接触不同文化。

14.jpg

  Bar市一家医院的新生儿病房。

15.jpg

  在波德戈里察大学公园,活动人士为纪念那些没有机会出生的女婴举行了小型纪念仪式。图为一名年轻女孩点了一支蜡烛。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