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温哥华考驾照 最好不要碰到这些“杀手”考官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

Shine:

  我一直说,在温哥华路考,多少是需要些运气的。

-1-

  大概今天终于天时地利人和了, 所以尽管那个年轻的亚洲人面孔的考官一脸严肃指出我N多需要改进的地方,但当他最后跟我说,You almost failed,我知道我终于考过了。

Capture.PNG

  那一刻开心地不住说谢谢,庆幸遇到了一位“刀子嘴豆腐心”的考官。

  鬼使神差的,今天教练考前抱佛脚第一次让我平行泊车,结果考试时刚一开出去就叫我平行泊车。考完考官告诉我停车的地方是一个(不太明显的)上坡,我忘记把方向盘转到一边了,然后盯住我问,该转向那边啊?我登时懵了,这个问题之前我其实有跟人讨论过,但我就是记不清该转向哪边。

  但是考官不是盯着我呢嘛,只好畏畏缩缩地猜了个右边,考官追一句,Are you sure? 我又懵了,脑子里飞速地想到底是我猜错了,还是虽然我猜对了但是他看出我在猜想考验我?!

Capture.PNG

  情急之下我又硬着头皮说左边,他再追问,那为啥要转到左边啊?刚松了口气的我没料到还有这深层拷问,紧张得直磕巴。大概看在车停的还算完美份上,“刀子嘴豆腐心”考官并没有计较。

  除此之外,天气也很给力。昨天一大早练车时开的不好,我说是太阳晃花了眼,教练就直叹气,说你不能跟考官说太阳晃眼睛不适宜考试啊。结果今天考试的时候因为是正午,太阳光线反而干涉不到视线。回ICBC路上,“刀子嘴豆腐心”考官还问我这是考第几次,我说第三次;他又问前两次为啥没过,我因为考过了开心都笑嘻嘻地一一答了,结果他一直也没笑过,可对比第一次路考那个有说有笑的考官,我却感觉如沐春风。

-2-

  虽然早知道第一次路考很难通过,我还是紧张得一夜都没睡好。找的教练车考试,180刀包考试用车加考前一个小时的陪练,套餐,没得选。等一坐进车,就不断地被教练各种吐槽,十分钟不到,教练连“就算在国内开了好几年,这里开车的规矩不一样。早知道你没练过就约考试都不给你约了,这不白送钱么?”这样的抱怨话都出来了。很实诚的教练。

Capture.PNG

  等到Check in 了之后,洋考官出来,跟我聊了两句,感觉态度蛮和蔼的(教练后来说这个考官其实超严的,算是“杀手”级别)加上前几天一直下雨那天却出太阳了路面干好开点,我就升起了那么点不切实际的幻想。

  然而,然而,发动车子从后巷出发,我倒是记住了教练提醒过我,后巷时速20公里,却没想到后巷一出去就是30而不是通常的50,原来旁边有个学校的,一大堆孩子要准备过马路,我竟然没有踩刹车,而是考官踩的。

  其实一般人到这估计就开不下去了,因为要考官帮你踩刹车,那不可能过啊。但紧张这时也有好处,我除了下意识继续开,别的什么也不会想。一边开,考官一边问我来自北京还是上海(大概他只知道这两个中国城市?),我说我来自成都,他说是个小城市吗?我没空想他为啥这么问,就答可不小,他说是吗,有一千万人口吗?我说比那还多,他说“哦,那比温哥华大”。我说从人口上来说肯定是的。

  聊到这里他开始指挥我左拐右拐各种拐,后来拐去UBC的大转盘让我左转,我脑子里想着要避让已经进转盘的车,哪知道一转过转盘又漏掉一个跃跃欲试准备过路口的老大爷,教练再次踩了刹车,彻底没戏了。

  回ICBC时停车在一个小巷子,两辆车中间,先开进去,再倒车一点点,一切都还不错。熄火后,考官说,“不能让你过啊,行人啊”。我苦着脸,只说自己太紧张,问他还有别的什么问题吗?他说都没有,都很好,高速上速度掌握得很好,跟车距离也不错。转弯什么的都可以。于是乎我真的有点,啊呀呀,那种懊丧,不知如何形容。

Capture.PNG

  等回教练车上一看我的考试单,教练居然说,“我以为你的单子要被画成大花脸呢,结果什么转弯啥的你居然都没扣分,发挥得很好嘛。要是正好没行人那你不是还真考过了?!”叫我哭笑不得。

-3-

  第二次的路考老实说我抱了很大的希望。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多。考官是个年龄略大的中年人,不知为什么,尽管考官都讲英语,我还是暗自断定他是香港人。

  出ICBC,右转,左转,再左转,都是必考项目,包括在一个很陡的坡前的停牌,我都顺利通过,并没有出现我之前担心的,一个路口四个stop sign,先到先走,我开着车那么忙,哪有功夫去瞅什么先来后到啊。

  这时考官让我下个路口再左转,但我听到的时候时机稍微晚了点,正确的做法是忽略掉这个指令,安全的时候在下一个路口再转不迟。我却下意识地打灯准备左转,考官在旁边一迭连声地叫“stop, stop, stop”,原来他觉得后面一辆货车离得太近,虽然我平安地转了过去,他却黑着脸说我危险驾驶,一票否决。

  想到其他一切的好都通通作了废,我的悲伤如潮水般涌来,差点没当场在香港考官面前掉下泪来。

  都说在温哥华路考不容易,其实一琢磨:碰到“杀手”考官活下来的概率不知道比碰到“杀手”司机高多少倍!嗯,那还是别拼运气,老老实实练手艺吧。

Shine,从一座校园到另一座校园,从故乡到异乡,从安定到漂泊,从成都到温哥华——对文字的敏感和热爱是天生的,简单到极致,又永远充满距离。一切都正当时,一切请趁当时。

(BCbay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