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万豪宅内竟如此凄凉 八一八温哥华那些神秘房东

温哥华港湾+-

Capture.PNG

(图片来源于网络)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Shine:  在温哥华,据说本地人最喜欢吐槽的是“没完没了的下雨,飞涨的油价和永远也买不起的房子”。房价高企,买房不易,租房也不易。有段时间我天天泡在网上,研究学区,研究租住house 和apartment的优劣长短, 又密集地看了一些房子,也算是看到了温哥华的一些世态人生。

-1-

  66街的香港老太太,普通话说不利索,腿脚也不利索,然而话多,看样子是太寂寞,因为整个看房期间她几乎一直跟我说个不停,她枯瘦的老伴穿着晦暗混沌的宽大衣服默默的坐在楼梯台阶上,仿佛在倾听,但一句话一个字也没有,让人怀疑他也许从不曾开口说过话。也有可能,他们家的话都被女主人说了,他的戏份,就是听众。

  他们住的house外面看不出什么特别,及得进了门,处处是破败的痕迹:房门上生锈的挂锁,墙角里布满灰尘和不能明辨的碎屑,斑驳不成形的老式家具,墙上是发黄的照片,里面有老夫妻跟四个儿女的合影。

  听老太太讲,大儿子是IBM的中层,赚很多钱。有一个女儿是香港中文大学的教授。然后说自己如何把在温哥华的另一栋别墅给了另一个不太有钱的女儿,又把在downtown的apartment给了另一个孩子。而他们自己住的这幢别墅,曾经有人出三百万要买她没卖——“我不会卖的,但我们老两口也住不了,我们住一间,其他的房间就出租”,老太太说。

  知道温哥华房价的人,应该不难从老太太的话里推断出她是大有钱人,她住的可是一千多万人民币的别墅。可是整栋房子散发出的那种拮据凄凉的况味,教人不能忍,所以尽管有很好的阳光照进二楼朝南欲出租的房间,我还是微笑着退了出来,看老太太依依不舍送我到门口,心里很不是滋味。

-2-

  16街的house照片上看着挺美,挺新,房间是空的,没有任何家具,只有两扇大玻璃窗外姹紫嫣红开着的花。电话里女主人的声音干脆利落,见了本人,发现也真的就是想象中典型有钱中年妇人的样子,一张精明的脸,散发着美容院保养按摩后的光泽,说话滴水不漏,笑容虽然没有感染力,还算得上不太应付。

  照片上看不到,原来房子的另一半还处于装修收尾阶段。我说,“您这房子是刚装修的么?”,女主人连忙否认,“可是我闻到装修的味道”,我又说。她这才说只做了些小小的改动,并且强调“(加拿大)这边的”装修材料都很环保,叫我不必担心。

  为了和我这个潜在的租客拉近关系,她还告诉我说她自己一个人带儿子在温哥华读书,也曾租过两年房,这不现在也才刚刚买了房。“都是这么过来的,温哥华多少陪读妈妈啊”,她宽慰我说。我说温哥华房价这么贵,你真能干,能在这样的地段买得起这么好的房子。她虽然笑着摇头,眼里的得意之色却是明显不过。

-3-

  在温哥华租公寓,通常有两类:一类是向单个的屋主直接租;另一类公寓则是为某个公司所有,租这类公寓要跟管理方打交道。我看的是后一种。第一处公寓带我去看房的中年女士讲一口带东南亚口音的英语,及其健谈,态度也十分谦逊有礼,有问必答,如若遇到她不太清楚的问题,也会尽量提供自己知道的相关信息,让人有种如果租住在这里,碰到任何问题都是会得到妥善处理的联想。

  第二处的白人中年男士身形高大说话直接,被问到什么都是极简短极迅速地回答。话很少,不说话的时候就两手交叠在肚前狠狠地看着我,让我顿时变得紧张而小心翼翼。当我关心如果整栋楼都是租客如何保证安全问题时,他立刻毫不客气地反问我你想要啥安保系统?搞得我十分狼狈。也是,周围全是好学校,在有合法身份的情况下有一纸租约就可以入读,人家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学区的房子不愁租。

  有人说,温哥华不存在完美的房东,因为在温哥华,找到租客比找到房子容易得多。这些人最后都没有成为我的房东,但我却记住了他们在时光中的模样。

Shine,从一座校园到另一座校园,从故乡到异乡,从安定到漂泊,从成都到温哥华——对文字的敏感和热爱是天生的,简单到极致,又永远充满距离。一切都正当时,一切请趁当时。

(BCbay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4
  • 最新评论:
  • 游客

    新闻:[url=http://m.bcbay.com/immigration/2018/02/22/558623.html][color=#22229C]《[评论]千万豪宅内竟如此凄凉 八一八温哥华那些神秘房东》[/color][/url]的相关评论 引用: 【(图片来源于网络)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Shine:  在温哥华,据说本地人最喜欢吐槽...】 为什么非住温哥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