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硝烟”从未停止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朱敏怡:刚过去的11月11日是加拿大的国殇日,是为了纪念第一次,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及其它战争中为国捐躯的烈士们的日子。

452.JPG

  记得小时候我们也在书本上读到过英勇的人民解放军战士,为国献身。长大后,每年电视上也会播出,向人民英雄纪念碑进献花圈的实况。

  对于这些英雄,我只能很表面地去理解,很机械化地以旁观者的身份去感谢。因为我生活在和平年代,战争的硝烟只存在于故事里,在电影里,在画册中。

  看完了影片,读完了书,重回现实世界的忙碌代替了短暂的义愤填膺。英雄——也只有在特定的时候才会被人们想起。

  直到有一日我看了那首《在法兰德斯战场》的诗,并且Google了它的历史背景后,我才第一次被英雄的舍命而感动。

23.JPG

  当我反复咀嚼这首诗,闭上眼睛。我能感受到激烈的战争,惨烈的场面;感受到战友在身边倒下的刺痛;感受到那些也曾经对生活充满期望的生命,一个一个凋零的悲哀;感受到飘零在十字架公墓前的罂粟花(虞美人),随风摆动,寂静而孤寂……

64.JPG

  在一派肃穆的秋意中缅怀逝者,显得那么地悲凉。然而,今天生活在盛世中的人们在纪念这些英雄的时候,是否也想想,他们付出生命的代价换来的和平,我们将如何去诠释?

  人们现在忙忙碌碌,每个人为了去实现自我的价值而拼命追赶。竞争充斥着各行各业,大家行色匆匆,一种焦急,一种忙乱浸透着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我们刚来温哥华的时候,大街上几乎很少听到汽车的喇叭声。即使前面车子开车比较犹豫,或者起步反应慢了,后面的车子也会耐心地等待。那个时候感觉大家心平气和,慢,但是有礼貌;慢,但是有规则。

4547.JPG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路上喇叭声越来越多。前车稍微慢点,后车就不耐烦地开始按喇叭;互相较劲就开始了,后面越按,前面就越不开快。焦躁和情绪开始上演。

  以前开车想切换车道,只要打灯示意,一般后车都会稍稍放缓,让前车过去;前车切换车道的时候为了感谢对方,一般会用手示意表示感谢。这好像也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但是,现在我发现现在很多时候,即使想切换车道的车灯打了很久,旁边的车就像没看见一样,照样不让。反过来,有时候后面的车轻踩刹车,让前方变道车顺利变道,变道车像理所当然一样嗖地驶过,并没有一点谢意。

5674.JPG

  明明几十米开外就有橘色牌子提示“前方道路收窄”,还是有些车子着急不愿意排队,非要往前开到实在开不下去,开始不得不打打变道灯,挤进旁边排队的车队中。

  前几天开车从Canada Way往Boundary方向行驶,到了Canada Way夹Boundary的十字路口停车等红绿灯。这时候Boundary虽然是绿灯,但是因为下班高峰,前面车子已经堵到快到十字路口了。按照不成文的规定,车辆是不能堵在十字路口的,一般这种情况下,即使是绿灯,车辆也应该停在红绿灯的后方,直到前方车辆开始移动,确认自己的车子开过去不会因为堵车而卡在十字路口,影响交叉线上的车辆通行,才可以开动车辆往前行。

  然而,令我意想不到是,眼见前面已经堵得无法通行,后面的车辆还是不断地前涌,把十字路口堵到只剩一个车的距离。当我们这方绿灯亮起来的时候,我们几乎无法行驶,因为横道上的车已经几乎把我们的路堵死。

89.JPG

  我从前挡玻璃中,能清楚地看到堵在马路中间车上那些的司机的脸,他们全然没有抱歉的意思,还在那里聊天……而这,并不是我第一次经历过这种事情。

  说这些并不是抱怨,而是感觉人们现在变得越来越急躁,容易失去耐心了;社会公德心慢慢减弱了;人与人之间的戒心却越来越明显了。人类在谋求发展的同时,整个社会和谐的基础因子似乎越来越微弱了。

  当战争时候,我们盼望和平;当饥荒的时候,我们乞求温饱;当疾病的时候,我们渴望健康。当这一切都拥有的时候,我们又在追求名利,金钱,个人成就……我们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并没有感受到追逐之后带来的平静和祥和。

  时代的年轮在碾压着旧的痕迹,但是无法抹去历史的厚重。每一个人在追求个人梦想实现的同时,应该都尽己所能,多一份包容,多一点耐心,多一些理解。礼仪大同,和谐未来。

  最后,附上加拿大军医约翰.麦克雷那首著名的诗《在法兰德斯战场》。让诗承载着一份感动,留存在你我心间;让我们常常警醒,呵护来之不易的和平;让我们仍有热血澎湃的凝聚力,不枉英烈们为了和平而献上的生命代价。

780.JPG

  在法兰德斯战场虞美人迎风开放

  开放在十字架之间,一排排一行行

  标示我们断魂的地方

  云雀依旧高歌,展翅在蓝蓝的天上

  可你却难以听见,因为战场上枪炮正响

  我们死去了,就在前几天

  我们曾经拥有生命,沐浴曙光又见璀璨夕阳

  我们爱人也为人所爱,可现在却安息在

  法兰德斯战场

  继续和敌人战斗吧

  颤抖的双手抛给你们

  那熊熊的火炬,让你们将它高高举起

  你们若辜负死去的我们

  我们将不会安息,尽管虞美人

  染红法兰德斯战场

558.JPG

朱敏怡:70后妈妈,09年离开体制内移民加拿大,享受写作,画画,做手工的乐趣,找到自我的方式,自得其乐。

(BCbay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