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亲历两次“车祸”,都很加拿大?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猪头凯凯:2017年7月的一天,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我“亲身”经历了两场交通事故。而在这一天之前,我唯一一次“亲历”交通事故,还是在北京的菜百楼下两广路上堵车的队伍中,在出租车上被非常轻度地追尾了一下。

  可想而知,回到家里后回想起这一天、心里是有多么地“刺激”——而两场事故,多多少少都挺有“加拿大”氛围。

Canada_flag_halifax_9_-04.JPG

【清晨目睹皮卡空翻】

  1.惊恐瞬间

  大约早晨7点10分左右,我乘坐的公交车正在本拿比Central Park西南角的Boundary RD & Imperial ST路口等红灯。忽然之间,车厢里寂静和沉睡气氛瞬间被司机一句非常突然、而且变了声调的“What the F……”的惊叹(或者说咒骂)所划破,同时传来一声“收尾”并不干脆利索的巨响——

  就在大家尚未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一个巨大的黑影从公交车正前方的车窗划了过去,然后以“扫荡式”的姿态在公交车左侧的一排车窗出现和降落……

  也许我是除了司机之外,最为清晰的目击者之一,因为当公交车停下等红灯的时候,我东张西望的眼神恰好扫过公交车的正前方。

Capture.PNG

  具体来说,就是一辆双排座皮卡在左转抢灯的时候可能由于速度太快,可能是撞到了双向车道中间的隔离带,然后直接“翻”了——只是这个“翻”的姿势实在让我感到很惊诧!

  那个瞬间虽然短暂到让我有些记忆模糊,但是我仍然可以记得那辆车在空中“自己”完成了一个类似于炸油条时、油条在油锅里打了个滚儿 “翻了个身儿”、外加转体180°的动作、然后车头朝后倒扣在了马路上。

  车上的大部分人应该没有看到这个“凌空翻转”的动作,但是仅仅是皮卡“落地”之后,“倒扣”外加“掉头”的落地后姿势已经让大部分人在本能的惊叫之后惊呆了好几秒钟,然后才魂魄归位、面面相觑。

  2.马路营救

  后来回想起来,最让我感到佩服和庆幸的,是随后朝这辆车开过来的第一辆车上的女司机。

  我想象了一下,她当时的状况应该是——“自己好好地开着车,忽然一声巨响、一辆白色皮卡从眼前扫过、然后从半空砸下来,最后前方车辆的驾驶室和自己处于‘面对面’的状态!”

  值得称赞之处也就在于——这一整套镜头出现之后,这位女司机居然“几乎”没有任何地迟疑,非常讯速地反应过来,然后有条不紊地刹车熄火开门,不但敏捷迅疾地下车,而且更令人惊叹地是从自己的后备箱里拿出一根撬杠第一时间已经出现在了翻覆车辆的驾驶室门口位置。

  女司机在迅速查看车门状况(损害不严重)之后、甩掉撬杠双手拉住车门一下把车门拉开——此时公交车上出现了一阵“小规模”的欢呼和庆幸!

Capture.PNG

Capture.PNG

  而这时候再看看车下的事故现场,人们早已进入“营救模式”——

  此时,已经有路边跑步的和其他车辆的司机走了过来,当他们一起探下身子帮助司机爬出驾驶室、然后司机毫无困难地自己站起来的时候,公交车厢里爆发出一阵掌声和欢呼。

Capture.PNG

  那位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的女英雄早已打通了营救电话并且看样子已经进入了事故描述状态,而其他几个人正在对司机问这问那。

  “肇事”司机看上去有点儿懵,后来被我们的公交车司机叫到车上,喝了点儿水,问了几个问题,才致谢离去,公交车上的人们也一边长吁短叹、拍着胸口,一边慢慢念叨着什么坐回自己的座位。

【下班乘车遭遇追尾】

  下午下班,遇到同事拉我一段,在一个大家排队等右转的地方,随着一下停车我忽然感觉车晃了一下,我心想“老司机刹车也这么冒?!”

  谁知同事(粤语100分,国语60分,英语据说还不如国语)立马反应过来,说“撞了!”

  然后他在解下安全带下车的瞬间用激动的语调对我撂下一句(很难为他,和我要说他不擅长的国语)——“下来帮我跟他说!”

  他的异样语调(后来想想可能仅仅是因为事发突然),不知为何就让我忽然想起《旺角卡门》《喋血双雄》《无间道》等等“文艺”作品里忽然那些“火爆街头”的场景。

  这究竟 “什么情况?!没遇到过啊!”我低头四下看了看,就算是壮胆、这车里也没放什么家伙啊?

  算了!先下车吧!

  结果一下车,大家很安静,场面很和谐!

  同事在对着自己车屁股拍照,还有一个面带微笑的人正在一脸歉意地对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我光顾着看导航了,你们没事吧!”

  可能看到同事没反应(还在照相),那人又问问我说“你也没事吧?”

  我说我没事,然后同事站起来(估计看对方是广东人长相,这个判断与我相同)对着他叽里呱啦讲了几句粤语,让我一下子懵了,而对方一脸懵逼没任何反应。

  我赶紧用英语问那个人“你会说汉语(国语粤语全包括)吗?”

  “对不起,我不会。”对方很标准的一个美剧式摊手耸肩。

  “你问他愿不愿意赔钱?”同事告诉我——

  在我正在“组织语言”的瞬间,同事又低头看了看说“噢,不用了。”后来得知,是他原以为只是刮漆的两小块儿,被对方车牌的两个螺帽顶出了两个小坑(疑似穿孔),这个要找保险维修了。

  然后,同事又对着两车的接触位置拍了两下——期间为了方便同事拍照,对方上车把车往后倒了倒。

  拍完照,同事用极其剪短“电话、驾照”等两三个英文“单词”让对方留了电话、并且拍下了他的驾照,然后又把自己的驾照递给对方让对方拍照,然后对着我说了两句粤语(可能是懵了?),然后说了一个“保险”的英文单词,就结束了。

  俩人互相招手再见回头上车,对方还说了一句告别的英文,同事可能没听见,我只好接了一句,于是对方很关心地问我说“你确实还好?”

  “没事,就是震了一下。”

  可能入戏太深,在双方如此和谐友好的气氛里我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于是问他车里的孩子没事吧(我注意了半天、车里有个孩子,一直没有表情一动不动。)?

  他看了看车里的孩子,微笑着说“没事,谢谢!愉快!”

  事后回想一下,我不知道对方是不是经常经历“剐蹭”,整个过程非常自然到位,让简短的几秒钟好像是碰见熟人了合影留念(只不过照的是车屁股)。

  这让我想起几个月前(还是雨季)在桥上一次连环追尾,下来个“第一责任人”感觉象在主持节目,传染得大家(分别从不同车辆里走出来的陌生人)最后互相逗起孩子。

  回到家,坐定在椅子上,赶紧看了看日历,记住了这个“难得”但我希望不再重现的日子。

猪头凯凯:身为史上最坎坷的91技术移民之一、作为当年“移民积案一刀切”的幸存者,对“特别”来之不易的移民生活感到特别庆幸和珍惜。梦想早日不用上班,所以每天坚持上班;在买彩票中大奖之前,希望有一天能够以码字为业。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