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球的另一边,有个家

温哥华港湾+-

wallpaper-landing-plane-evening-boeing-747-boeing-sunset-desktop-296122.jpg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樱乐兮: 为什么会来到加拿大?每个人,都有着自己背井离乡选择这里的理由。

  我遇到过一个来自某个国家的19岁男孩,他说来加拿大留学,就是为了有更好的机会挣钱。小伙子眼中闪着对美好生活的希望,“如果我能挣到两千加币一个月,回去以后,我想娶哪个姑娘,都可以。没准我还能留下来,把姑娘也带来,在这里结婚生子安家。”

  我的一位朋友,他们一家三口来自一个局势不稳的国度。她告诉我,来到加拿大,她才敢晚上踏实睡觉。虽然在这里,作为母亲,她同样经常会担心自己年幼孩子的安全,但她说毕竟不会再提心吊胆惶惶不可终日。

  我们有幸来自于一个国泰民安的地方,比起祖辈所经历过的战乱,生于和平年代,长在中国经济腾飞时期的我们,实在是太幸福。对于住在哪里,做什么样的工作,和什么人结婚,我们有着很多选择权。

  但是,有时我却在想,是不是我们这个时代,因为选择太多,于是常常会困惑,甚至不知所措。

  我的父母,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从学校毕业的时候,包分配工作。于是,他们被分配到相隔大约百公里的两个小城。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他们无数次申请工作调动,只想两人能在同一处工作生活。

  我父母就在两地分居中结婚了,生下了我。母亲一个人带着我,生活在一个相对不是那么安全的小城。我清晰地记得,无数个风雨交加的夜晚,素来胆小的母亲,尽量避开我,无数次检查床下、橱柜,然后再偷偷在枕头下面掖着一把剪刀。明明自己害怕的不行,母亲却仍然强忍着眼泪,安慰年幼的我,不要怕,什么都有妈妈在。

  可能他们只是运气不好的个例,直到我上高一,我的父母,才终于结束了长期两地分居的生活。十几年来,父母无数次努力,申请工作调动,有过沮丧,有过抱怨。可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没有想过要辞职。因为我的父母认为,工作是国家分配的,铁饭碗,就是一辈子,想都没有想过会有哪天能甩手不干了的可能性。

  而我们生活在一个这样自由的时代,辞职换工作搬家,对我们来说太过于平常。我虽然努力去理解,但其实并不是完全支持,父母当年居然能因为工作而分居十几年,而且仅仅是相距百公里而已。

  我们这个时代,有每天开车近百公里去上班的。有买张机票,就逃离北上广的。有一言不合,就飞过半个地球,漂洋过海的。但是,我们一样有生活的艰辛和无奈。我们的幸福感,是不是真的会比父母那个年代,要多?

Vancouver-Shutterstock.jpg

  其实未必。看过一些相关研究,被家庭安排的婚姻,反而有可能会更幸福。被分配的工作,满意度也有可能更高。或许是人在没有其它选择的时候,反而会尽可能的活在当下。又抑或,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就如,在国内时,我羡慕国外的好山好水,优美的环境,良好的教育。当真的离开出生、成长的熟悉环境,我又无比怀念国内的热闹喧哗。在我被暴风雪困在家里的时候,国内路边摊的食物,半夜下单凌晨收货的网购,想起来都是近乎奢望的美好。

  来了加拿大之后,发现确实如我们在国内时想的那般地广人稀。然而拼搏的人们,依然忙碌紧张。都市中高峰时期的地铁,同样人头攒动。半夜里,一样可以看到公交车上疲惫的人们,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

  但同时,我也一样享受着加拿大简单快乐的生活。人生第一次,实现了一直以来的梦想。我想有个家,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悠闲的周末,公园赏花,家中种菜,或者安安静静地坐在草地上、水边,看着孩子们无忧无虑的跑来跑去…

  对加拿大最初的新鲜感,逐渐消退。我刚来时的理想憧憬和抱负,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与在国内一般,在上班下班和一日三餐中细水长流。与此同时,萦绕在心中的淡淡乡愁,却会在不经意中被唤醒。有时候,中餐馆里一份简单小食,超市里一句熟悉乡音,就能让我不禁泪眼婆娑。

  我问过自己,考虑回国吗?答案是,暂时不。因为加拿大和我的牵绊,似乎冥冥之中,已经存在了十几年。

  大一的时候,学校和加拿大一所大学有合作项目,我并没有申请,因为我当年还没有独立到,可以去忤逆父母的意思。记得高考时,我填了两个志愿,一个在海南,一个在哈尔滨。我母亲轻轻地说,“你要走,我不拦你,但那么远,到时候你结婚我都不去。”所以我就改填了父母满意的学校。

  不曾想,十几年前的那个加拿大交换生项目,当时都没有慎重考虑过的事情,会深深地藏在潜意识里,为我现在的生活埋下了伏笔。后来我够独立了,在认真考虑出国时,在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之间,我没有任何犹豫地选择了前者。

546456.JPG

  所以我想,我们读过的书,走过的路,都不会是白费工夫。一个人现在的工作和生活,都会在不经意中折射出过去的影子。兜兜转转,或许我们都只是遵循了最初的心意。

  就像不久以前的一天,带着一身的疲惫,下班回家的路上。看着地平线处的雨后彩虹,想想在加拿大的生活,挂念着在国内的亲朋,心里就突然冒出这么一句,在地球的另一边,有个家,这种感觉很奇妙。

樱乐兮,一个倔强的老少女。心不灵手不巧,没有厨艺家务糟糕。最大特点,好读书,不求甚解。全日制学生21年,国内IT女民工。时时感恩平淡时光中的各种小确幸,常常惊喜于“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异国他乡,愿以文字,给予慰藉,给他人,也给自己。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