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后,那些最常被朋友们问到的问题

温哥华港湾+-

reQ7wFhESqMk.jpeg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猪头凯凯:

  一、关于移民

  1.你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移民是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回答:

  我越来越觉得对于不同的人来说,移民是一个截然不同的选择。

  移民不象白菜豆腐,没什么人忌口,但也很难成为谁的至爱。

  它应该象尖椒大肠和鱼腥草,不喜欢的人会难以接受无法下咽,但是喜欢的人会觉得爱不释手欲罢不能。

  从我身边来看,移民确实会让很多人非常痛苦,要么最终回流、要么后悔很久,但也会让另一些人一见如故、宛如重生。我只能说比较幸运,是爱吃大肠的那一部分人。

  但是每个人的方方面面都不相同,我很喜欢的东西可能是别人不喜欢甚至讨厌的,我很看重的东西可能对别人来说根本就是无所谓的,所以对不同的人没有统一的答案。

  2.你觉得什么样的人适合移民,什么样的人不适合?

  回答:

  这个问题非常难以回答,如果你不太介意听到一个非常主观化、个人化的建议,那么我的回答是——

  有一种人考虑的问题是“移民以后、我去做什么?”

  另一种人考虑的是“不管做什么,我都要移民。”

  我觉得如果是第二种态度,可以继续考虑下去(不代表最终一定适合移民)。

  但是如果是第一种态度,就压根不要继续考虑移民了。

  我必须再强调一下:“移民”并不是每个人必须面对的选择,它只是众多“可选可不选”的人生小插曲之一。

  3.你吃了这么多苦,后悔移民吗?

  回答:

  对于吃苦这件事吧,我觉得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在吃苦,只是吃的苦各不相同而已。就拿我过去来说,虽然每天在办公室工作,但是那时候也有现在不用再吃的苦。

  当然,我现在吃的苦(基本来自工作)确实比过去大,但是我觉得到一个新环境这是必然的。

  和我的收获相比,我觉得的这些苦不算什么。我之前预料的、最严重的苦,比现在要苦,但是现在的收获、远大于我过去曾经的预料。

  至少目前,我非常庆幸当年做出移民这个选择,经常为此感到欣慰。

6E073C790FB043B0A05FD926788006C6110C7D2E_size26_w640_h411.jpeg

  4.移民的原因,“你们是为了孩子移民的吗?”、“你们是因为雾霾移民的吗?”

  回答:

  孩子是我们移民的重要原因,但不是唯一的原因。

  不是因为雾霾。 我是在2007年申请移民的,那时候还没开奥运会,我们还没听说过雾霾。即使放在现在,我也不会因为雾霾而考虑移民。

  二、关于外面的世界

  1.除了惊喜和失望,你觉得在国外哪一方面是让你最最意想不到的?

  回答:

  多元化!这个是一种在“存在方式”层面确实不曾想过的问题。

  我们和紧邻的日本、韩国相似,属于一种文化(和语言)占统治地位的国家,但是加拿大确实是一个非常多元化的国家。

  每天上街、上班、出门,都会遇到来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国家的人和语言,随便一个空间和时间里都是和几个国家的人共处。包括那些说英语的人每天也要面对“我说的话对方可能听不懂”、“遇到一个人和我无法用语言沟通”这种日常已经成为“常态”的现象。

  比如我和在工厂里,我们的班组长经常需要三种语言来给不同的人布置工作,有的同事会四五种语言,到过很多国家,这些在以前的生活里,都是非常罕见的事情。

  多元化的环境对于人的影响(包括新奇、困难和有趣)非常地广泛而“无微不至”,可以单写一篇文章都不一定说得完。

dz3hcb56elwm.jpeg

  2.你觉得国外和你出去之前想象的一样吗?

  回答:

  完全不一样!至少我个人是这样认为的。

  虽然在移民之前,我自认为在亲朋好友中间算是对国外了解比较多的,也出过国(只有一次十天的短暂旅行),但是真正在国外生活,才发现,真实的国外和我以前所想象的有很大、很大的不同。

  这么说吧,如果拿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和出国之前的我想比,我觉得那个婴儿对于国外的了解应该比我更接近于“真相”。

  因为,婴儿的认知在“零”的位置,而我则在“负数”的位置——因为我所了解的信息里,错误的,远远多于正确的。

  这些“错误”,有些是“信息不完全传递”的问题,有些则是因为“社会文化背景”不同——很多事儿如果背景不同,就完全不一样了。

  总之,我觉得把以前关于与国外的各种“传说”(无论是好的传说、还是坏的传说)都清零、忘掉,就距离真相比较近了。

  三、关于学英语

  1.你如今如何看待我们的英语教育和学习方法?

  回答:

  我觉得我们过去学习的并不是英语“本身”。

  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我们的英语教育方法完全错了,而是说我们在课堂上所能学习的,只能是“方法学”。因为课堂上时间有限,只能教给我们一些“规律性”的东西,哪怕这些“规律”是比较生硬地总结出来的,但是这已经是“相对来说”最好的办法了(至少我想不出来更好的办法了)。

  我越来越觉得,我们以前的英语课,应该是学习一门叫做“关于英语的解析与重构的方法学”的学科,但不是英语本身。

  我之所以说不是英语“本身”,举个很小的例子——我们过去学习的动词有原型、加ING、过去式、过去分词、单数第三人称等等几种形式,但是对这里的孩子来说,look、looks、looked和looking就是按照四个单词去学习的,而且往往第一个学到的并不是look。这是我所说的英语的“本身”,对他们来说,这里面没有规律,就是几个不同的单词本身。

  而我们是要靠规律来学习和使用的,这就是在学习一种“方法学”了。

173528c90zw9h5wmyd9kua.jpg

  2.你对国内的小孩学习英语有什么建议?

  回答:

  说真的,我觉得绝大部分中国人根本没有必要学习英语。比如我说过的多元化问题,大家不说一种语言、但共同生活在一个环境里,本来就是一种很正常的状态。

  如果确实想学习英语,我觉得首要的是“词汇量”。其他的,我觉得跟这个比都是小问题。

  四、关于物价

  1.你觉得国外是不是很贵(很便宜)?

  回答:

  我只能说说加拿大的物价。不好一概而论说哪里便宜哪里贵,因为社会背景不同,有不同的“贵”法,物价分布的地方不一样。

  比如周末出门,公园不要票、网球场不要钱(还是挂好球网随便打的),球场边就有免费饮水的设备,感觉很便宜。但是你玩儿了一天回家之前,要下个馆子,里面的服务员可能时薪比我还高、再加上税再加上小费,那可就贵了。

  趁着这个例子多说一句,可能你之前会听到一个“只”去了公园或者打了网球的人说“外国啥都是免费的,物价极低”,也可能听到一个“只”下了馆子的人说“谁说国外物价便宜的?!”

  他们说的都不算错,但是你听谁的?似乎都不大准确。就是我在前面说的“信息不完全传递”问题。

  2.你如何看待物价问题、对移民来说需要考虑这个吗?

  回答:

  我觉得对于两种完全不同的社会来说,关心物价问题是没有意义的。

  如果要我谈两种社会的不同,我觉得即使说上一天恐怕也不会想起要谈“物价”问题——这就象两个大学生在放暑假时都拿了五千块钱,张三去西藏旅游了一趟,李四去上了个英语学习班,等他们谈起各自的暑假生活时,恐怕不会谈起“伙食”问题。

1ma9fjeqiv7e.jpeg

  五、关于国外生活

  1.你觉得对你来说生活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回答:

  出来之前,我觉得会是“传说中”的哪些问题,例如“少了很多乐趣”、“忽然没朋友”、“没酒喝了”等等,但是时至今日,我觉得最大的改变来自于 “上班”。

  可能是我自己的工作从办公室转移到了体力劳动之外,“上班”的概念也完全不同了。

  过去,“上班”这个概念似乎并不怎么存在,上着班也可以聊QQ、打电话、发微信等等,没事儿打开电脑上上网看看微博什么的,头天喝多了第二天晚去一会儿顶多就是“下次注意!”,家里有事儿或者身体不舒服打个电话说一声就该干什么还都能干什么,好象和下班也差不太多,区别并不大。感觉一天还是24小时扣除睡觉的8小时候之后还有16个小时。

  现在上班儿就是上班,感觉上班时间就和世界隔离了,每天感觉就是24小时扣掉睡觉8小时还要扣掉上班的8小时,就剩下8小时了。

  2.移民之后是不是生活特别无聊?

  回答:

  说实话我曾经特别期盼“无聊”和“寂寞”,我是真想知道一个人“没事儿干”到空虚寂寞无聊是什么感觉。

  可是到现在为止我也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成天都觉得时间不够用。

  所以,对那些关于国外的“传说”,最靠谱的就是“统统忘掉”。

  六、关于种族歧视

  1.你移民之后的生活中存在种族歧视问题吗?

  回答:

  如果不是国内的亲戚朋友每次聊天提到的话,那我的世界里压根就没有“种族歧视”这件事儿。

  当然,这可能是我把“种族歧视”问题的“范围”划得比较小的原因吧。

  我有的朋友就把这个范围划的比较大,比如只要和“非华人”和“华人”吵架,他就认为是种族歧视。

  我觉得人和人之间“不满”、“讨厌”和“对立”的原因有很多,方式也有很多,不全都属于“歧视”,更不全都是因为“种族”问题。

  比如过去我老听说华人找工作受到“种族歧视”,后来我发现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们的语言不行,特别是相比于同样占据“较大”移民人口份额的印度人、菲律宾人(都是英语流行的国家)来说我们更是处于劣势,但我相信不管谁是老板都肯定会招能“当地语言”比较好的人,这无可厚非。我觉得这跟种族歧视就没有什么关系,但是肯定有很多人不同意我的看法。

  2.奇葩问题:“你说加拿大开车的要让行人,遇到华人也让吗?”、“你有没有遇到过李小龙电影里那种欺负华人的情况?”

  回答:

  这个……

  3.你有没有遇到过种族歧视?

  回答:

  遇到过,一共两次。

  当时除了汉族、考试都可以加分,然后我是汉族。一次是考高中,一次是考大学。

猪头凯凯:身为史上最坎坷的91技术移民之一、作为当年“移民积案一刀切”的幸存者,对“特别”来之不易的移民生活感到特别庆幸和珍惜。梦想早日不用上班,所以每天坚持上班;在买彩票中大奖之前,希望有一天能够以码字为业。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3
  • 最新评论:
  • 游客

    喜欢作者的文章和文风

  • 游客

    新闻:[url=http://m.bcbay.com/immigration/2017/06/23/502257.html][color=#22229C]《[评论]移民后,那些最常被朋友们问到的问题》[/color][/url]的相关评论 引用: 【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猪头凯凯:  一、关于移民  1.你觉得对大多数人来说移民是不是一个...】 加妹妹有视频微vv9o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