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插队洋插队

温哥华港湾+-

26bc6db8017544b4a56bd6be1a36d86a_th.jpg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甘茂华: 插队,对我们这一代人而言,永远是一个沉重的话题。没想到,跨过太平洋,在异国他乡,老知青又能够聚在一起回首往事。当然,过去是在本土插队,历尽艰难辛苦;现在是在海外聚会,苦尽甘来又有许多遗憾。土插队洋插队,怎一个插字了得!其中的欢乐与痛苦、求索与收获、绝望与希望等,使蹉跎岁月的青春故事,变成了亲切而又伤心的追忆。我和我夫人刘建华都是插队六年的老知青,所以当朋友邀请我们参加“温哥华知青联谊会”的活动时,我们既惊喜又好奇,牵动了心事便欣然前往。知青插队,是梦的起点,也是梦的归宿吧。

  第一次活动在春天,在本拿比山上,山上有一大片樱花树,可惜前几天风雨未歇,樱花都谢了。我们下车后,一眼就看见高大笔直的松树下,知青联谊活动的旗标在四月的风中轻轻拂动。一群当年的知青,有20多人,来自国内各地,聚集在山坡草坪上。大家见面后,自然有说不完的话。说当年土插队的苦难历程,说如今洋插队的幸福晚年。李蓓来自四川,性格开朗乐观,1974年下乡,已经出国20年了;昔日成都知青妹,独闯北美20年,嫁给老外,如今做跨国婚介,㐀余时间写点文章,活得有滋有味。张尚敏是1966届宁波知青,当年下乡后在农村做过老师,1977年恢复高考后读大学,毕业后分配在政府当公务员。庄意群走出国门后,在温哥华做房屋贷款经理。每个知青都有一个故事,都是一部小说,时空跨度之大,局外人难以想象。聊天中,大家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往事不堪回首,都是从社会底层挣扎出来的人,当然格外珍惜现在的生活。

  温哥华大部分知青和我们一样都是跟随子女来到加拿大的,保留中国国籍,取得加国永久居住权,也有一部分人加入了加拿大国籍。据我所知,国籍和永久居住权在法律上概念不同。国籍是指一个人属于一个国家的国民的法律资格,可以通过出生方式,也可以通过婚姻、收养、自愿申请等加入方式取得。永久居住权指个人被允许永久居留于某国的权利,但不享有公民权。绿卡是对美国永久居留权证件的俗称,加拿大叫枫叶卡。这些持有枫叶卡的老知青们在松树下集体照相留影。然后,女人们在草坪上合着录音机音乐翩翩起舞,跳的多是中国民族舞蹈。男人们挎着相机登山摄影,从山顶看海湾,如欣赏一幅油画,风景之美让人过目不忘。/第二次活动在夏天,在本拿比中央公园,参加的人数比上次多,表演的节目也比上次丰富多彩。森林围绕绿地,音乐伴随舞蹈,人们仿佛又回到了年轻的时候。中国古代有个诗人王勃说过:“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现在的情景是:“他乡之客,尽是插队知青。”有人朗诵诗,有人脱口秀,有人时装秀,有人小合唱,还有人独唱或独奏。我夫人刘建华情不自禁地表演了独舞《海派秧歌》,我为知青们写了一首歌词《相聚温哥华》。我期望我们在夏天相遇,唱一首老歌,让夕阳的光辉直抵心灵深处。

  活动结束后,老知青曹小莉和我取得了联系。她是个热爱生命、热爱文学、热爱人生的才女,她的长诗《生命的咏叹》概括了她的大半辈子人生的经历,无论曲折坎坷,总是坚守理想和自己的信仰,这,就是我们这一代人的气质高贵之处。曹小莉在加拿大和美国边境处的和平公园附近买了一座房子,站在她家的阳台上,就可眺望白色的和平拱门和分界海湾。加美两个边界公园就是她家的花园,外面长满花树,苹果树、梨树、李子树和樱桃树,毎年都有不小的收获。她和她先生苏阿冠在加美边境小镇柏岭街道上拍的图片,看了真叫人羡慕不已。2017年暮春时节,她还通过微信给我发来一批对比照片,展现温哥华唐人街一百年来的沧桑历史和繁华今貌。

  曹小莉说:“百年前这些温哥华唐人街孩子们的后代,我们未必听得到他们的声音,因为他们未必用中文发声。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大多感谢先辈让他们生长在加拿大。试想,他们如果在故乡,天灾人祸,贫穷饥饿,战争动乱,或者是人与人的争斗与迫害,那一生会平静吗?一定是波滔起伏,大浪滔天,命运的小船随之上下起落。”作为一个华人移民第五代后裔的妻子,曹小莉比一般人更了解唐人街后人的感受,因此更热爱现在生活的温馨家园。土插队洋插队,在她身上留下了多么深重的痕迹。她说加美边境处的那座房子,那里的风景像月光,像大海深处的梦。

  我庆幸,经过土插队和洋插队的老知青们,终于可以看到更美丽壮观的风景了。如今,阳光在歌唱,照亮了风景和风景中的兄弟姐妹,美得叫人说不出话。

甘茂华: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知名散文家,词作家。历任湖北作协理事,湖北流行音乐艺术委员会理事,宜昌市作协常务副主席。

作者寄语:我认为散文的价值最终是温暖人心。散文是艰难时世中为人们洒下的一捧甘霖。这种温暖人心,要动真感情,要把作者心灵深处对生命的感悟和体味写出来,这才有可能在散文中读到真诚而美好的灵魂。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