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飞行小伙儿们如何在加拿大“冲上云霄”

温哥华港湾+-

  温哥华港湾(BCbay.com)专栏作者若言:近日,北美民航界的新闻不断。上个月,在加国东部两架小型飞机相撞,两名中国年轻学员一死一重伤;昨日又爆出美联航粗暴对待亚裔乘客的丑闻。一时间,说起航空不禁让人摇头皱眉,心生阴影。不过,今天不谈那糟心事,我只想告诉你咱中国的飞行小伙儿们如何在加拿大“冲上云霄”。

1.jpg

2.jpg

  提起飞行员,你可能和我一样,脑海第一闪出的是电影TOP GUN(《壮志凌云》)以及TVB的《冲上云霄》。是的,当年的这两部作品,一西一中,阿汤哥和吴镇宇都堪称是飞行员的经典荧幕形象代表了,不知迷倒多少女观众,也铸就了无数少年人心中的蓝天梦。

3.jpg

4.jpg

  现实生活中,你我应该都有这样的记忆:当众人还在候机大厅等候,只见几位从眼前经过径直走向飞机,帅气的制服、酷酷的墨镜、高冷的表情……不用说,神气的飞行员一定吸引视线!此外,众所周知,飞行员的收入高、福利好,于是这个职业似乎就自带光环,令人羡慕。然而,请记住,所有呈现在眼前的美好,背后都凝聚着数不清的汗水与泪水。飞行员们也绝不例外。

  在我们大温哥华地区,有着为数不少的航空学校和飞行俱乐部,规模大小不一,遍布在当地各小型机场的区域。其中,在Pitt Meadows有一家航校较为特别,他们的飞行学员95%以上来自中国。这么一说,不少人会想当然地认为,是国内的富二代、官二代都跑温哥华来学飞机玩啦。错!这些学员大多出身普通的中国百姓家庭,其中还有不少乡村娃子,他们都来自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可以说,他们是温哥华的一群特殊留学生,我们且称他们为“小飞”。

5.jpg

  在国内中飞院,他们已经学习了两年飞行专业理论知识,到了大三,再经选拔,会有相当数量的“小飞”学员分送至法国、南非和北美的合作航校,委托培训,进行飞行实践操作课程的训练学习。有一批便是来了温哥华。

  五十个清一色的小鲜肉,20岁上下,精干、努力、能吃苦,这在同龄人里是难能可贵的。说他们是一群特殊的留学生,一点也不夸张。跟普通留学生不同的是,他们经济上不用操心,学费和食宿生活费用由国内跟他们签订合约的各航空公司全包,但根据中国方面的要求,个人的生活自由要受到很多的约束,正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即使身处海外,他们的生活作息还是必须按半军事化管理执行:早上六点半起床、点名、出操,一日三餐食堂统一,地面课、飞行计划、飞行任务、教员讲评……没有上课或飞行时必须不断自习和复习,晚上十一点熄灯、断网;五、六平米的宿舍两人共享,极简的设施最大的好处是让人能专心学习,免却诸多杂念;每周仅一天休息日。如此的生活作息环境,换成普通的留学生们恐怕早就叫苦不迭、无法忍受了,而这群“小飞”们依然洋溢着自信而阳光的笑容。他们知道,之所以这么严苛,是因为他们必须在1至1年半内(天气等因素影响训练时间)密集型地完成所有飞行训练科目,换言之,北美当地学员需要花2至3年完成的学业,他们只有一半的时间来学习完成,还必须保质保量。说实话,为了适应这群中国“小飞”的学习节奏,洋教员们也是上紧了发条,要知道这样的学习训练进度对当地学员是无法想象的。

6.jpg

7.jpg

  SOLO(放单飞)是每个飞行员一生难忘的时刻,就好像演员首次独自登台的感觉吧。正常情况下,飞行十来个小时后,不出问题便可以放单了。SOLO当天回来被泼水,这是世界各地飞行员都会经历的仪式。如果是在阳光灿烂的夏季,那么恭喜,爽!但也有不走运的,赶在了冬天,呵呵,自己脑补画面吧!

8.jpg

  事实上,SOLO只是万里长征的开头,好比获得了参赛许可证,后面的道路漫长而险阻。“小飞”们要面临PPL(私照)、CPL(商照)、双发、仪表、ATPL(航线运输)共五项分阶段的考核项目,若有任何一项不能通过,便有被停飞的威胁。“停飞”一词对他们而言,无疑是给自己的飞行梦宣判的死刑。只有完全通过这五项考试(每次包括笔试和飞行考试),总飞行小时数230小时以上,拿到证书,换取最后的“三条杠”,方可看作有了民航飞行员资格。

9.jpg

10.jpg

  虽说他们在国内学过两年理论,基础知识扎实,但来到加拿大,语言的转换,一切得从头再来,尤其是加拿大航空部门法律法规,这对英语是母语的当地人来说,也是难啃的硬骨头,而他们必须在短时间内吃下、消化,其中难度可想而知。对海外飞行学员而言,陆空对话是语言的一大挑战,全程使用英语,若面对面说话问题不大,关键是在无线电波纷繁杂乱的干扰声中要听清、说清,确实易,而且不容有半点差池,危及生命的事,后果不堪设想,之前东部撞机事故便是因陆空对话有误酿成,因为加国东部区域还有使用法语的……这群“小飞”们刻苦练习,有人甚至晚上做梦都满口英语在跟塔台对话……辛苦付出终有所获,他们不但通过考试,还屡次在加拿大交通部的考试中刷新大温地区的高分记录,飞行考核时也令洋考官们刮目相看。必须给他们竖大拇指!

11.jpg

12.jpg

  要问“小飞”们每天最关心什么,估计十个有九人会答:“天气预报”。确实,天气的阴晴雨雪,对你我可能只是穿啥衣服合适,而对飞行员则意味着能否当天飞行?能否顺利起落?能否平安归来?温哥华的天气有多任性,相信住在这里的人们早已领教。而这群来大温学飞的小伙子们,在历经了这里秋、冬、春的风霜雪雨洗炼之后,都练就了笑傲风雨中“守得云开见日出”的功力,忍耐力远远超乎同龄人!所以说,飞行员的脾气普遍都好,是有理论和事实依据的。

  学飞辛苦,苦中有乐,很多时候,痛并快乐着。

  夏天,烈日下擦洗飞机;冬日,大清早给飞机除冰铲雪

13.jpg

14.jpg

  凌晨,人们还在梦乡,他们却做完计划开始飞夜航。此刻,迷人的夜景,只属于辛劳的飞行小伙们

15.jpg

16.jpg

  航校地段偏远,休息日少,即使在大温哥华区,他们去到城区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但他们不无自豪地说:“温哥华的美我们尽收眼底。”是的,这些美只有飞行员们独特的视角才享受得到,也算是对他们辛苦付出最好的回馈吧。

17.jpg

19.jpg

(上图为Downtown 俯瞰二景)

20.jpg

(城市居民区一景)

  穿行雪山、跨过河流,翱翔云端、飞越彩虹

22.jpg

23.jpg

  现在,第一批“小飞”大都已完成飞行课程,回到祖国,新一批到来,正在拼搏。当问起已回国的他们对温哥华有何感想时,质朴的回答让人莞尔:“这是个叫人容易哭的地方!飞行的时候,天气能把我气哭,转眼间,景色又把我美哭!我一定还要回来,在云端好好看看她。”这就是温哥华,置身其中埋怨,离开之后想念。

24.jpg

25.jpg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来到温哥华,移民、旅行、求学,这其中有一群特殊的中华男儿,他们怀揣着年少时的飞行梦,在加国的蓝天冲上云霄。或许将来某一天,你所乘坐的飞往温哥华的航班,他们其中的一位正是你的机长,亦未可知呢?

(文中风景照片均系小飞学员日常飞行时拍摄)

若言:上世纪末移民加国,回流十年之后再度定居温哥华。浮云一别后,流水十年间。只道是:“云自无心水自闲”,管它风霜雨雪,静待花开花谢。

(BCbay.com专稿,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