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哥华港湾 > 新闻中心 > 正文
亿万富翁扎堆的20个城市 好坏说法不一
bcbay.com  18-10-10 16:35  BBC中文

地球村最有钱的人在哪里扎堆?在超级富豪成群的地方,“其他人”怎么生活?新兴市场冒出了多少“新兴亿万富翁”?

跨国金融顾问公司Wealth X(财富X) 的年度《世界超级财富报告》(World Ultra Wealth Report)可以为解答这些和其他相关问题提供不少线索,包括亿万富翁最多的城市和国家排行榜。

细看最新榜单,亿万富翁最多的20个城市,有一半在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土耳其、墨西哥;中国有北京、上海、杭州、深圳四个城市再加香港,占到四分之一。

根据Wealth X定义,超级大富豪的个人净资产至少3000万美元;去年全球有25万多人跻身这个俱乐部,比前年多了13%。

个人净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属于亿万富翁,去年总人数是2754人,总资产9.2万亿美元,富可敌二国:德国和日本的GDP相加还不到这个数。

这些新兴经济体的超级大富豪有一个"新兴亿万富翁"的集体标签。这又延伸到贫富分化和涓滴效应概念。

不平等有好坏之分?

随着世界范围亿万富翁增多,贫富差距扩大,观察人士对此的意见分歧也在两极化。

批评阵营直指贫富差距悬殊引发的道德和伦理问题。

非政府组织乐施会(Oxfam)的年度贫穷状况报告就重点阐述了这个问题,由此呼吁各国政府对超级大富豪们额外征税,制订约束规则。

与此相对的阵营认为亿万富翁是推动变革的活跃因子。至少他们中一部分人是。

世界银行经济学家卡罗琳·弗伦德(Caroline Freund)在她2016年出版的《富人、穷国:新兴市场巨头及其巨型公司的崛起》(Rich People, Poor Countries: The Rise of Emerging-Market Tycoons and Their Mega Firms)一书中就对这一观点加以辩护。

她对BBC说:“诽谤富人成了一种时尚,但这些人是各不相同的个人。财富的创造积累可以通过各种不同方式,因此对社会的影响也取决于财富的类别。”

弗伦德认为,白手起家,创办的公司既不依赖自然资源,又不是基于对国家资产私有化,通过个人奋斗努力致富的亿万富翁,通常来说对他们的“左邻右舍”是利大于害。

《福布斯》杂志报道显示,当今世界亿万富翁遍布72个国家,中国、印度和中国香港的亿万富翁人数出现两位数增幅。

这意味着亚洲的亿万富翁人数达到784人,首次超过北美(727人)。

据北京大学一项研究,2016年,中国大陆占人口1%的首富阶层拥有财富的三分之一,人口中最贫穷的25%只拥有财富的1%。

非洲,联合国人类发展指数(HDI)排名垫底的20个国家有19个在这片大陆,现在那里出现了44位亿万富翁,个人净资产总计约930亿美元。

假如这些富豪组成一个国家,那么这个国家的GDP在非洲54个国家里排第8名,人均收入21.1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显示,非洲2017年名义人均GDP是1825美元。

但超级富豪人数增加最快的国家,当数印度。

1990年代中期,《福布斯》富豪榜上只有2名印度人,到了2016年,84名印度人榜上有名。

同时,世界银行最新数据显示,印度有2.8亿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弗伦德说:“超级富豪阶层在欠富裕国家的崛起,对于那些辛勤劳动而报酬微薄的人来说可能会是一种冒犯。但富有的个人和企业在穷国涌现,是经济健康的体现。生产力提高是生活水准改善的主要源泉。”

穆克希·安巴尼(Mukesh Ambani)继承了父亲传下来的家族财富帝国,但他的经历在新兴市场亿万富翁中属于较特殊的

经济增长

弗伦德用美国劳工统计局数据为例佐证自己的观点:2009年 - 2013年期间,中国制造业大企业的增长使得普通工人的工资上涨三倍。

她的研究显示,在新兴市场国家,企业家创办的公司雇用的员工人数较多,平均8万人,明显多于继承家族企业或收购国有资产致富的亿万富翁名下的企业。

她补充说:“一个超级富豪群体在这些市场出现,是自然的,不可避免的,也可以带来积极影响,包括与发达国家企业之间展开竞争。”

商务咨询公司麦肯锡预计,到2025年,财富500强企业中的45%来自新兴市场国家,全球亿万富翁中的50%在新兴市场国家。

乐施会则拿出另一组数据:1990-2010年间,全球脱贫数据可观,但贫富差距拉大仍使得数亿人无法摆脱赤贫。

乐施会的丽贝卡·戈兰德(REbecca Gowland)对BBC表示:“新兴经济体的经济腾飞往往导致超级富豪们的银行账户膨胀,对社会最底层的穷人却鲜有助益。像尼日利亚那种国家,经济强劲增长,出现了非洲首富,而绝对贫穷人数却在增加。”

牵制效应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和韦兰诺瓦大学学者2015年的一项研究显示,存在贫富差距这个事实,比贫富差距的程度意义更大。

根据1987-2002年间23个国家的亿万富翁的数据,研究人员发现,亿万富翁通过政治关系获取财富时,通常对经济有“牵制效应”,即财富和权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从而对政策施加强大影响,而不利于更广泛群体的利益。

围绕亿万富翁,另一个争议话题是从父辈继承的超级财富。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和跟他看法相似的同僚认为,富人把财富传给下一代,这种超级财富遗产对社会流动性是一大障碍。

Wealth X 的财富普查报告发现,2017年,全球超级财富的大多数属于自己创造的(56.8%),但纯粹属于继承财富的比例也有所增加,从2016年11.7%升到13.2%。

弗伦德指出:“从这个意义上讲,讨论如何征税就十分重要,包括制定针对富豪的政策。尤其在涉及遗产继承方面。鼓励和推动创业精神很重要。亿万富翁的孩子不应该就那么简单地从父母手里继承财富。

“他们应该努力使自己像父母一样优秀。”

她补充说:“另一个挑战是如何避免这种财富上的崛起转变成过多的政治权势。即便初始纯洁诚实的财富,最后也可能变成操控予夺的(政治)权力。所以需要强大的制度规范。”

0
当前新闻共有0条评论
48小时热点新闻:
华人激动了!这个美丽的岛要成为加国第11个省
美加两起惨烈车祸举国震惊 竟都是因为…
加拿大禁售违者入狱 中国父母却当神器…
加拿大美容界的特斯拉倒闭,4.9元起清仓
北京终于摘下面具承认个人权力高于国家利益